編譯/陳松筠

從奧斯陸峽灣的一個火車站出發,一群人隨著加拿大女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graret Artwood)緩緩步行至北邊一座種滿雲杉樹幼苗的森林,見證「未來圖書館」計畫的首次交稿儀式。站在森林裡,愛特伍拿出了她最新的作品《草寫月》(Scribbler Moon,暫譯),親手將文稿交給「未來圖書館」的計劃發起人,蘇格蘭概念藝術家派特森(Katie Paterson)。

「未來圖書館計畫」於 2014 年正式啟動,計畫的信託委員會組織了一群文學專家,每年向一名作家邀稿,交稿時間為一年後,文體及字數不拘。以小說《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聞名的瑪格麗特⋅愛特伍是第一位獲得邀稿的作家。

這些稿件都將被封存在挪威首都奧斯陸的圖書館,直到 2114 年才對外發表。鑑於未來紙張可能絕跡,「未來圖書館計劃」 去年也在奧斯陸植下了一千棵雲杉樹幼苗,確保一百年後能有充足的原料印製這些作品。

「未來圖書館計畫」的核心信念是:百年後仍有人類存在並且持續閱讀著。

Future Library, Katie Paterson from Katie Paterson on Vimeo.

派特森接受《衛報》訪問時說:「如果我們不相信百年後仍然有『書本』,這個計畫也就不成立了。書或許會產生我們目前無法想像的高度變化,不論是數位或非數位,但翁貝托⋅艾可(Umberto Eco)曾拿車輪來比喻書,認為『這東西還有可能做得更好嗎?』。所以我相信書本仍將存在,而這個計畫則是我們盡一己之力保存紙本書的方法。」

《草寫月》的內容除了愛特伍本人以外沒有任何人知道,對於當代的讀者也將永遠是個謎,除非我們有人能活到 2114 年。創作一部給百年後讀者的作品是什麼感覺?愛特伍寫道:「想到自己的聲音將在沉睡百年之後突然間被喚醒是多麽奇妙的感覺?屆時那雙尚未出世的手將稿子從箱中取出時,而我傳達出的第一句話會是什麼?我想像這樣的接觸,就像我第一次看到三個世紀前遺留在墨西哥洞穴裡的紅色壁畫一樣。有人能解讀出真正的含意嗎?但它傳達的大意每個人類都能接收:它說『你好,我曾存在』。」

「未來圖書館計畫」的第二位邀稿對象則是發表過知名小說《雲圖》(Cloud Atlas)的英國作家大衛‧米契(David Mitchell)。

資料來源:

  1. Into the woods: Margaret Atwood reveals her Future Library book, Scribbler Moon
  2. Margaret Atwood puts unseen manuscript in ‘Future Library’
  3. Margaret Atwood delivers secret manuscript to be published in 2114
  4. Author Margaret Atwood Contributes Manuscript To Future Library
  5. 等新書熬成文物 愛特伍最新作品 一百年後才讀得到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