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本喬

雖說網路上大家都喊他翟神,但事實上,也偶有踢館咆哮的網友。對此翟本喬的態度也挺符合他「突破框架」的哲學。對於疾言批評,他不但不以為意,甚至還會特意把一些相左的人加為朋友,才好時時以他們的評論提醒自己。

「看別人提出來的言論跟意見的時候,能不能看到它的核心。有些人會被包裝所迷惑,覺得說你講話態度怎麼那麼差,你怎麼用這種形容詞來罵別人,把這些都剝掉了之後看到它的內容,再決定是不是值得回應。」

分數也是一種框架 挫折也可以是轉機

臺灣第一個跳級生的身份,及台美兩地不同的生活經驗,也讓翟本喬對教育有其獨到的看法。在他來看,跳級制度不過是從一個框架跳到另一個框架,要突破盲點,關鍵還是在於態度:「在教育裏面你要打破這些框架,其實最簡單的做法就是你不要在意分數。」

翟本喬分析,臺灣的分數與考試,都是強調「背細節」的能力,但許多有創意的人,一旦學會、搞懂了特定學問,就不會再去追「滾瓜爛熟」;而且這種注重細節的考試,也是不少問題的源頭:「臺灣很多人適合當秘書,因為他會把細節都搞得很清楚,可是做到老闆大方向卻抓不到。有人說我們的總統就是這樣子。這個的確是臺灣教育上最大的問題。」

他坦承,自己小時候的成績其實並不特別突出,一直朝著往「科學家」目標邁進的他,甚至歷史還一度淪落到要補考。為了交補考的報告,他開始從柏楊的《中國人史綱》開始讀,一路讀了許多歷史書,才豁然產生興趣。看他書裡每每引經據典、以古喻今,就可以知道他的歷史還真不是隨便讀讀。

「一個學生對於一個學科沒興趣,因為他沒有看到好的教材。當這種時候老師就要試著去找不同的教材來啟發他的興趣。一旦自己有興趣之後,你都不用花什麼力氣,他自己就會去學很多東西。」

對翟本喬來說,創新是一種態度,突破框架則是一種思考習慣。很多事情,心念一轉就是另一個世界;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但不可否認,這的確是值得開始的練習,也是一個一生的練習。

延伸閱讀:

《創新是一種態度》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