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宛霖

在踏進電影院之前,我預先看過預告片、讀過內容簡介,也算是提早做了點基本的資料搜集,可是開場的時候還是讓我有點驚喜。因為是動畫,所以我猜想導演應該會用比較輕鬆的手法來處理,沒料到整場電影卻是以讓人出乎意料的沉重來進行。開場不久,我身旁便傳來陣陣呼嚕聲,我想是動畫中幽鬱深沉的顏色把他的睡意加重了吧。或是因為從未看過類似動畫的緣故,這種沉鬱的氛圍倒是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意識到這也許是個不尋常的開端……

故事始於旁白的祖母-安娜,這是我整套電影中最喜愛的人物。看畢電影,當你再想起她時,就只會想到兩個字—勇敢。為了愛情,她奮不顧身,不管對錯;為了孩子,她放下尊嚴,奔波勞碌;為了生活,她屈服於自己丈夫的淫威下,把自己一切的美麗藏起來。天呀!你知道這需要多大勇氣才允許如此一個擁有獨立思想的女人選擇繼續活下去嗎?若被迫躲藏在森林中的是你我,相信早已躲不過死神多次的誘惑了。只是最後,女人把兒女養育成人後,還未來得及展開她幸福的生活,便因過勞死去。而她長久以來受盡壓迫所生的抑鬱似乎偷偷地滲進了家族的基因中,使她的後代總是輕易地選擇死亡來作解脫。

關於那些讓她們產生致死念頭的原因,則是人人不同,當中既有人為了出嫁而執迷不悟;也有人糾結於出嫁後無法追求自由的困頓;更甚有經常出現幻聽而自我了結的。而女主角(即是旁白)則是被突如其來的懷孕所綑縛,無法追求自己嚮往的自由精神而感到無比壓抑。當她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個一個地逝去,她深信自己身上定必也有一種瘋狂的基因,會把她帶向滅亡。也許會有人說自殺是懦弱的表現,但死亡對她們來說無疑是一種最輕鬆的解脫方法。死後她們就再也不用面對現實中種種的壓迫。在這裡我並不打算評論這種方式的對錯,因為你我也不能真實地體會她們的處境,我只是想說說安娜當初選擇活下來是多麼的勇敢。好好地活下去遠沒有我們想像的簡單,你需要學懂接受生活每天帶給你的挑戰,然後懷著堅定的意志對自己說:我一定要繼續活下去。而如何擁有這個堅定的決心也是個重點,可以來自外來因素,也可透過內在建立。安娜是因為自己的七個小孩子而咬緊牙關,每日從山頂走到山腳來回背四十次水筒,看到這我也不禁概嘆母愛真偉大,內心更深深被她的堅強勇敢所打動。

結局裡,女主角最後在夢中遇見祖母,把一直背負在身上的石頭,逐一交到祖母手中,希望幫她解脫,卻不料祖母大喝一聲:這不就把我淹死了嗎?隨後便一下把所有石頭掉進河裡,而女主角也從此想通,放開懷抱,不再與世界隔絕。或許,當我們都被困在胡同裡不懂進退,只會鑽牛角尖時,都該在心底裡對自己大喝一聲,叫自己別輕易放棄!

台北電影節特映場《安樂派對》,把你的價值觀放進果汁機!

更多台北電影節精選電影+好書企劃:
放映機裡的平行人生

還沒領取2015台北電影節節目手冊?免費索取中!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