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希聲

《王者之石~和氏璧的故事:一場腥風血雨的追逐,血染玉璽的中國朝代遞嬗祕辛》書中提到:東漢末年,董卓借祝融毀了洛陽城那天,軍閥之一孫堅於古井旁得到一塊神秘玉石,後來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該玉再次落入朝廷手中,爾後亂世,輾轉流經南朝、隋唐,最後在五代十國時消失無蹤,這就中國文明中赫赫有名的玉璽。

玉璽傳聞由和氏璧製成,王莽篡漢時,太后狠摔玉璽以致缺了一角,之後王莽以精工金飾相補,因此玉璽又有玉體金角的美稱。這在中國傳統中代表政權的合理性及合法性,甚至象徵天命所歸。朱元璋開國一憾,就是無法尋回這玉璽。這個正統的代表物品雖然消失,但卻根深蒂固在中國知識分子心中,這也是為什麼在《兩個故宮的離合》一書中,會提及蔣介石不惜千辛萬苦,將代表華夏文明的文物跨海帶來台灣,因為他視之為政權的道統。

除了物質上的正統性,中國文明也講究血緣以及造反的正統性,血緣講究嫡長子,如果不是正室所出,那便屬於庶出,嫡子的地位一般比庶子的地位高上不少,這也是臺灣稱孫文為「孫中山」而不稱「孫逸仙」或「孫文」、蔣介石改名「蔣中正」的原因,這是一個象徵嫡系血統正統性。而當年安祿山造反,不是反李唐,而是反權相揚國忠,之後朱元璋、朱棣都造過反,但都不是反皇上,這是一種意識形態上的正統性。

從堅持正統到選擇主體

前言這麼多,讓我們談談這次課綱修改的情形。中華民國政府當年占領臺灣時,就開始了屬於流亡中國人的祖國浪漫幻想,以全國 80% 的人都從未去過的中國為教育主體,教出許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這些人連家門前的小河名姓為何都不知,卻對長江黃河流經幾省倒背如流,這些人對台灣擔仔麵的由來一概不知,卻對中國的菜系如數家珍。在國民政府的教育下,臺灣誕生了一批活在幻想當中的人。

九零年以後,李登輝正式取得國民黨中的權力,開始走向民主化,逐漸瓦解國民教育中的中國主體性,陳水扁用杜正勝先後為故宮博物院院長以及教育部長,正式確立故宮東亞文明主體,以及以台灣為主體的文化教育工作。當時政府也致力發展台灣各地觀光特色,像是東港黑鮪魚、台南小吃宣傳,甚至客家及原民會的建立,都是屬於以台灣主體性思維產生的結果。

馬英九上台以後,大幅恢復以中國為主體的思維,包括觀光政策、教育政策、貿易政策。在此狂瀾下,太陽花運動爆發,主要組成份子以大學生為主,都是當年杜正勝以台灣主體教育出來的人才,有著極深的台灣認同,愛好台灣本土文化;這些人站出來的同時,幾乎等同於宣告:過往的中國主體思維方式無法再次在台灣著床,死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