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若依地方法院處分書內容來看,因為打假球而被職棒聯盟終身放逐的曹錦輝,委實可惡。他不是白手套,沒有放水的犯罪證據。可惡的,不是他喝花酒,接受組頭性招待,也不是他人氣旺,或者他是周美青看球所挺的象隊投手,而是,如果(必須強調這兩個字)檢察官的敘述沒錯的話,曹錦輝返台,不是什麼如他口中的回饋鄉里,貢獻所學,而是以打假球為志向。

依據處分書所載,曹錦輝於 2008 年底返台後,「即到處找尋賺錢及打球之機會」。

尋找打球之機會,是球員的天職;想賺錢,是人的天性。可惜曹錦輝誤入歧途,一回台灣就和組頭與白手套勾搭上了。先是 2009 年初,認識因為涉及米迪亞暴龍隊假球案而被起訴的林秉文。曹錦輝與林秉文數度流連於各大酒店,曹錦輝帶酒店小姐出場,所有費用都由林秉文埋單。

之後曹錦輝詢問林秉文,幫忙打假球可拿多少錢。林秉文說,先發投手每場假球代價是 100 到 150 萬元,曹錦輝要求先拿 100 萬元,且要求放水的場次,林秉文必須幫他下注 200 萬元,讓他一魚兩吃。

林秉文有案在身,不敢玩。後來,曹錦輝認識另一組頭蔡政宜。蔡政宜拉攏曹錦輝,曹錦輝不置可否,為了說服曹錦輝,即不斷邀請他上酒店,提供性招待。

檢察官把曹錦輝接受吃喝嫖的時間、地點,如何一夥人在鵝肉店餐敘,如何轉戰汽車旅館、酒店、KTV;與組頭見面後下一次出賽,曹錦輝如何恰好失常被打爆,相關的投打對決內容等等,一一記載,絲絲入扣,鉅細靡遺,像跟拍的錄影帶播放在我們眼前。

顯然曹錦輝打假球的意願強烈,只欠行動。講好的兩場(至少這兩場),一因莫拉克颱風,比賽取消,一以配合的球員人數不足,取消。

可見放水有心,卻無事實。依法律,念頭有了,工具準備好了,只要沒開始做就是無罪。而曹錦輝沒做,所以不起訴。

曹錦輝、謝佳賢是最近的一波假球案中,貪於酒色,卻因假球沒打成而在法律上獲全身而退但被棒球界宣告永不錄用的兩位明星球員。張誌家、陳致遠,則是唯二因為死不認罪,被起訴、判刑的明星球員。其他的,不管是白手套或配合放水的,不管惡行多重大,只要乖乖認罪,錢吐出來,就獲緩起訴,一天牢飯都不用吃。這種司法怪現狀,等於毫無喝阻力量,而在台灣職棒打球,舉世罕見的勞資極度不平等,球員缺乏保障,不安定感強烈蓋過榮譽感,打假球會杜絕,才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