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事論事,除了五十年代一段短時期情況較為特別之外,九龍城寨絕對不是舊日香港社會裏唯一存在嚴重罪行「黃賭毒」(即色情事業、非法賭博和販賣毒品)的活動和問題的地方。要在窄巷或暗角裏看見道友吸毒,當年的藍田可能較諸城寨更為易見;又或者,機會應該是不會有顯著差異的。至於非法賭檔、外圍,它們散佈於港九各區,城寨也談不上更多或更大規模,而談到性服務,則廟街、謝菲道、大笪地等地方可能比較城寨更加明目張膽。我想說的是,在舊日香港的社會環境裏,當很多屬於地下的、非正規的、不一定合法的活動並不怎樣隱蔽時,九龍城寨可以說是一個相當「正常」──至少不能說是「很不正常」,而所謂不正當的、可能屬於犯法的活動也不見得較其他地方特別多──的社區。

不過,話雖如此,城寨作為一個傳說、一個象徵符號,還是不脛而走。而情況似乎是,人們對它愈缺乏第一身經驗,愈靠道聽塗說來了解這處地方,便會對城寨愈多想像。

置身超巨型迷宮

其實,作為訪客,在城寨裏面走動一下,印象最深刻的,不是種種「不能見光」的事情,而是因為人生路不熟,很快便迷失方向,不知怎樣由那個入口走到這個出口。區內絕大部分的窄巷,都不是直線的,而方向也不是南至北或東至西。按着地址去尋找目的地,經常一錯再錯,還未為自己做好定位定向之前,又已經走到東頭村道;回頭再走一遍,不知怎的又竟然走到了龍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了要找的地方。以為抬起頭來,會較容易辨認方向,可是昂首一望,看不見一線天空(不過,無論是晴天還是雨天,總有水滴從上面不知哪處地方滴下)。到找對了大廈之後,沿樓梯而上,滿以為攀了三層便是三樓,但其實才只不過是上了二樓。閣樓僭建令一層變為兩層,要按號按樓去找某一個指定地址,是一項挑戰。在我有限的經驗裏,九龍城寨是一個超巨型的迷宮,令外來訪客頭暈目眩,失去方向感,覺得周圍環境完全陌生。在那個陌生的環境裏,對那些又陰暗又潮濕的窄巷特別打醒精神,更加留意那些應該不正當地接駁的水喉、電線,以及那些不規則的建築。因為對周圍環境沒有把握,同時又覺得十分陌生,那很容易就會產生不同的聯想,以為傳說中有關城寨的一切,確實無誤。

當我們冷靜的想一想,以上所講的,基本上跟犯罪沒有直接的聯繫。可是,一般人印象(更準確的說應是想像)中的九龍城寨,卻是頗為誇張的。就像當年相當轟動的港產片《省港旗兵》所呈現出來的城寨一樣,吸毒的道友隨處可見,而一踏足該處,亦會遇上於街頭遊蕩的妓女。當然,還有黑社會、悍匪等;總之,是一副罪惡温床的模樣。這種想像並不見得接近現實,但卻可以廣泛流傳,甚至是深入民心。每提及九龍城寨,就令人有這種聯想。

那麼為何傳說與現實之間存在如此明顯的差距,人們依然選擇相信那誇張失實的傳說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