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紀錄/詹叁朗;攝影/黃柏軒
文字編輯/陳夏民

地點:桃園荒野夢二書店
人物:《離奇料理》作者朱國珍、《不測之人》作者陳育萱
某個禮拜六午後,桃園天氣正好,朱國珍與陳育萱來到荒野夢二書店與讀者見面聊天,分享彼此的小說創作經驗。店長銀色快手熱情招呼前來的讀者就坐,大家人手一本小說,翻著聽著,就這樣進入了小說家的創作世界。

抽出小說架構的那根線

陳育萱:「國珍,好久不見了耶,上次我們見面是……」

朱國珍:「唷,應該五年有了吧!」

陳育萱:「明明上次還一起參加陳雨航老師跟郭強生老師的對談,談《小鎮生活指南》這本書。」

朱國珍:「對噢,但那也很久了。」

陳育萱:「是啊,這期間看到國珍出了兩本書《三天》及《中央社區》,交出了豐碩的寫作成果。除了遲來的恭喜,我對於後者的創作還挺好奇的,為什麼當初國珍採用用雙線手法寫這部長篇呢?」

朱國珍:「這個寫法沒什麼新意耶,因為當初創作的時間很壓縮,所以我沒辦法用大河小說式的全觀角度來書寫;你們年輕人有新的書寫方向,有時我會覺得自己年華老去,來不及追趕,想一想也就算了。不過說到想法這件事,我每一天都有很多靈感啊,有些我會記下來,那就是發現惆悵感特別濃的時候。遇到這樣的時刻我會反問自己,為什麼不記下來!有些故事是能發展出來的,有些不能,為何不先記下來之後再判斷能不能發展呢?靈感很多,每天都有。好比說我某天去菲律賓外海浮淺的時候,看海底世界,好美,那個世界!但是上岸之後就旋即暈浪,這件事就讓我馬上聯想到一種『美的代價』——好美的海底景緻,然而你總要付出一些代價去欣賞美、感受美。它就像一個意念,這個意念有些時候會牽引到一個故事、一個人物,那這些意念就像一個星星,越來越多的星塵暴在那,那大概就是可以下筆的時候了,下筆的時候會根據故事性跟情節的發展,及人物個性能夠發揮的濃度來判斷要寫短篇或是中篇,不過一般都是短篇啦!長篇小說是我想再繼續努力的,《中央社區》實在寫得太趕了!不過就我來說,不管是長、中、短篇小說,最重要的還是人物、語言還有遭遇。」

東華大學創英所的命定之繩

陳育萱:「即便國珍強調時間的壓力等因素,但我依然覺得小說結構上的雙線安排有其有趣之處——這個人物在這章被遮蔽的視野,下一章就會依附在另一個角色,迅速補足上一個人物未曾理解的事情。我從妳的小說中,的確能夠找到妳重視的語言及人物塑造。對了,國珍,妳對小說的掌握力這麼高,還回到東華大學讀創英所,這對你有什麼幫助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