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祁立峰
古代典籍看起來遙遠而崇高,但也不過是當時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點看,經典往往也具有現代意義,有時嘴砲唬爛、有時更如網路鄉民那般機鋒生動。

最後閻羅王見杜子春不發聲呻吟,下令他投胎轉世成為女人,可見當女人有多麼難為啊。於是杜子春轉世成了一容色絕代的啞女,開啟了她的第二人生。你說這會不會太超展開?這種夢境之夢像駱以軍《遣悲懷》,也很像布西亞「擬像」理論,或電影《駭客任務》的唐傳奇版。

因生為啞女(偽娘?),杜子春自小受盡委屈,終於嫁給盧生、生下一子,原以為終於迎來幸福生活了,但就在兒子兩歲時老公抓狂了,認為杜子春不說話是看他沒,於是把氣出在兒子身上、抓兒子砸石頭,當場腦漿爆裂、血濺數步。至此,杜子春終於忍不住發出「噫」的一聲悲鳴。就在這一瞬間,周遭場景灰飛崩解。原來連同第二人生在內,都只是進入夢境的第四層,此時始終坐他在對面的老者,和杜子春解釋失敗的原因:

吾子之心,喜怒哀懼惡欲,皆能忘也,所未臻者愛而已。向使子無噫聲,吾之藥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難得也!吾藥可重煉,而子之身猶為世界所容矣。

原來一切都是老人為讓杜子春修煉成仙的考驗,但無奈人生於世最難忘者,唯愛而已矣。因為愛的緣故,杜子春終不能臻入化境,只得作為一個人繼續困守或被這世界所容受。這樣「度脫」情節,也成為爾後宋話本與明清戲曲的重要主題。

我記得當年初讀,就為這故事之深刻、機巧、幾經轉折的敘事給深深震撼了。無論是情節、分鏡或場景,〈杜子春〉都非常具現代感,宛如刺激緊湊、讓人腎上腺素破表的好萊塢爽片,而最後因「愛」而功虧一簣的設定又溫暖療癒,款款動人。很難想像一千兩百年前的唐傳奇,就已預示了我們現實世界的一切可能都是假的,如電幻泡影,如海市蜃樓──但至少我們還有愛。

因為愛才是人之所以為人,而人之所以能存在於世界之中的最終一道考驗和難題。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

延伸閱讀:

  1. 行雲記
  2. 西廂記
  3.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4. 遣悲懷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