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祁立峰
古代典籍看起來遙遠而崇高,但也不過是當時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點看,經典往往也具有現代意義,有時嘴砲唬爛、有時更如網路鄉民那般機鋒生動。

近來侯孝賢導演改編自唐傳奇的《刺客聶隱娘》在國際影展大放異彩,很多同學問起「唐傳奇」、這個他們略顯陌生的體類。

「傳奇」本指「非奇不傳」,多半出自文人手筆,主要拿來當抬槓的話哏或科舉之前的溫卷,因此只能算是小說的濫觴,即便有一些小小淒美的情節轉折,但一方面篇幅不長故事受限,二方面其中角色多半為才子與佳人,一開口就文謅謅,可讀性不甚高,也無怪比不上唐詩來得經典。

且就唐傳奇經典來說,裴鉶的〈聶隱娘〉知名度不算太高,相較來說〈枕中記〉、〈南柯太守傳〉流傳更廣泛,我們現在還有「南柯一夢」的成語(和那個外表看似小孩的名偵探沒關)。學術圈一般認為元稹〈鶯鶯傳〉是唐傳奇的代表作,這是從文學史流變來考量的,因為後來王實甫的雜劇《西廂記》即脫胎自張生、鶯鶯故事。

也有學者認為唐傳奇的壓卷之作當屬傳〈杜子春〉,〈〉也確實是一篇極絢爛豔異之作。故事講一紈絝子弟杜子春,敗光家產徒步走在長安街頭,當時正值寒冬,眼看窮途末路了,他仰天長嘆。此時一老人上前關心(你聽過安麗嗎?),無償送了三百萬給他,若發生在今日,擺明是汽車貸款或新詐騙手法。

不料杜子春有錢後故態復萌,一兩年間將三百萬敗光。老人再度出現又金援了他一千萬,沒多久竟又敗光。情節到此有點白爛了,有點像我們對邦交國的政策。杜子春三遇老者,這位長安郭董再度資助他三千萬。(馮夢龍《三言》改寫此故事,題目即〈杜子春三入長安〉)杜子春想大恩難報了,只好以身相許、不是,是說他這條命就豁出去了。於是他把家眷安頓好,隨老者上雲臺峰煉丹。老人要杜子春坐定丹爐前並告誡他:

慎勿語,雖尊神惡鬼夜叉,猛獸地獄;及君之親屬,為所囚縛,萬苦皆非真實。但當不動不語耳,安心莫懼,終無所苦。當一心念吾所言。

這段翻譯就是「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只要不言不動,就可以安然過關。接著各種幻化而成的逼真折磨接連出現,一個接一個考驗杜子春。一開始有一將軍率領千軍萬馬,但他不為恫嚇。再來是水淹火燒,連地獄牛頭馬面都給請來了,一群人輪流施虐杜子春,將他「或射或斫,或煮或燒」,這難道是 SM 情節嗎?已經超越《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了,根本像電影《奪魂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