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冬陽
推,是推理,談推理小說漫畫影集電影,談名探詭計類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銀子浸淫閱讀樂趣,花時間享受故事魅力。冬陽,推理評論人,現為社團法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熱愛推理小說,並大量撰寫中譯推理小說導讀、評論與推薦。

「謊言是女人的項鍊。」
──魯邦三世

當我們論及名偵探時,總有兩個名字容易連在一塊,很自然地從腦海或嘴角蹦出。這兩人既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創造他們的作家還分屬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國家,雖然活躍在相近的時代,其身分性格也多不相同,甚至連擁護的讀者群都顯得壁壘分明──

嗯啊,我就不繼續賣關子下去了,既然先前業已介紹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哪有不談談亞森‧羅蘋(Arsène Lupin)的道理?

要說沒道理還真沒啥道理,因為若以英美主流的推理論述來看,鮮少有人將福爾摩斯與羅蘋並列一談(大概是我們深受小時候閱讀東方出版社出版的故事集所影響吧?),尤其對比「福學」的興盛程度,關於羅蘋的研究實在少得可憐,更別提衍生的仿作、膺作與各種漫畫影視改編了──不過有個有趣的例外,是日本漫畫家 Monkey Punch 以羅蘋的後代為主角,創造出知名動漫角色「魯邦三世」,「魯邦」二字,就是「羅蘋」的日文譯名。英國評論家朱利安‧西蒙斯(Julian Symons)稱羅蘋的故事「更接近於驚險小說而非偵探小說」,並將他與 E. W. 洪納(Hornung)所創造的神偷萊佛士(A. J. Raffles)相提並論,同屬「紳士怪盜」(gentleman thief)類型。

這類角色的起源,在文學創作上或可往前追溯到英國女作家伊莉莎白‧蓋斯凱爾(Elizabeth Gaskell)於 1853 年發表的短篇故事〈The Squire’s Story〉(1855 年收進小說集《Lizzie Leigh and Other Tales》),可是對亞森‧羅蘋的創造者莫里斯‧盧布朗(Maurice Leblanc)來說,卻完完全全是個意外巧合。

1864 年,盧布朗在法國上諾曼第區的盧昂出生,家境富裕,曾念過律師學校、當過記者,後來定居巴黎寫小說。早期寫過愛情、犯罪等類型故事,文字受福婁拜與莫泊桑影響頗深,雖深獲文壇肯定但市場接受度並不高。某日,正在籌辦雜誌《我全知道》(Je sais tout)的好友皮耶‧拉菲特(Pierre Laffitte)上門邀稿,問他願不願意為創刊號寫一篇冒險小說,幾經思量,一個月後,盧布朗將〈亞森‧羅蘋就捕〉(L’Arrestation d’Arsène Lupin)寄給了拉菲特。

故事發生在開往紐約的客輪勒阿弗爾號上,無線電報室收到一段被暴風雨截斷的部分電文,警告惡名昭彰的怪盜亞森‧羅蘋以「R」之名藏身旅客之中,船上頓時陷入一陣恐慌……亞森‧羅蘋偽裝成哪個人?他搭乘這班船的目的何在?

《我全知道》出刊後,這個故事大受讀者喜愛,盧布朗卻因擔心法國社會對偵探神祕故事的評價不高而拒絕好友續邀。就算盧布朗喜愛的作家當中不乏以偵探小說《勒滬菊命案》(L’Affaire Lerouge)聞名的加伯黎奧(Émile Gaboriau),艾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也是影響他最深、最教他入迷的作家,不過盧布朗深信,天才型的書寫是難以重現的,自己既不想走上難以超越的同一條路,也明白該找出符合法國讀者口味的角色情節。然而,面對朋友的催促,他先用「羅蘋已經坐牢,故事很難再接下去」為由搪塞,沒想到拉菲特只是淡淡地回答:

「那只好安排他逃獄了。」

這是個絕妙的好點子,對吧?六個月後,盧布朗交出〈獄中的亞森‧羅蘋〉;接下來的第三個短篇,就是〈亞森‧羅蘋越獄〉,正式「重返社會」展開極其活躍的英勇歷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