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在反抗一些東西,使用的方式、態度與強度不同。有的嘔氣、出走、背叛,或冷戰熱鬥,或漠然以對,有的消極抵制,有些積極爭取。年紀小的時候,沒能力與膽識反抗,擔心挨打受罰,害怕放棄做乖小孩要付出的代價。長大後,能力可以自主,卻受制於社會規範,寧可在他人眼光中存活,隨時調整身段,修正行為舉止,順應主流價值以符合社會期待。當個痛苦的順民,走在安全的路上。

適應不了的,有的便選擇離開。像小說裡功成名就的翊亞。

花街樹屋》有一段觸及反抗的主題,對故事的發展不重要,卻可反映作者對反抗的思考。

成年後的翊亞與「我」(方博鈞)在醫院大門外吸菸區抽雪茄。附近煙霧瀰漫,一堆病人也下樓來抽菸,包括坐輪椅的,提著點滴瓶的,手腳裹石膏繃帶的。一個中年男子,略過所有吸菸的人,向翊亞他們借火。

為什麼向我們借火?吸菸區有那麼多人?翊亞問。他的見解是,「在這地方抽菸的人,只有我們兩人沒穿醫院的病服。」這不是普通的小動作而已,這象徵什麼?翊亞說:「這是一種抵抗。」不是菸癮發作才溜下來抽菸,這是抵抗,人的潛意識想抵抗任何會限制住自由的東西。病人關在充滿消毒水藥味的病房裡,不健康又不自由,與犯人沒兩樣,所以溜出來吸菸,一方面抗拒不健康的身體和處處受限的環境,一方面藉吸菸的動作,證明或假裝自己還是和健康時候的自己一樣。

把《花街樹屋》視為啟蒙小說也未嘗不可,但小說開啟的卻也是矇矇矓矓的現實人生,帶點感傷、無奈,畢竟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不是熱血,握拳,就可以換來美好盛世。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果子離群索書

延伸閱讀:

  1. 花街樹屋
  2. 取書包,上學校──臺灣傳統啟蒙教材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