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得很多獎嗎?還好吧?」游善鈞笑了,「其實一開始寫小說,只是不服輸而已──仔細想想,我不管開始寫什麼,原因好像都是『不服輸』。」

游善鈞的姊姊很喜歡閱讀,尤其是推理小說,所以家裡很早就出現「謀殺專門店」系列以及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受到姊姊的影響,游善鈞小時候就開始接觸許多類型小說作品,國一開始自己摸索著寫詩,還加入了現代詩創作社。

就是「不服輸」

寫了幾年,游善鈞上了大學,念的不是文學,而是經濟。大一上學期的國文老師規定要寫上課心得,不然就要交與上課內容相關的極短篇;游善鈞不想寫心得,雖然當時沒寫過極短篇,創作內容還與上課內容相關,但他不服輸地每回都挑這種作業方式。這樣寫了一學期,老師居然鼓勵他投稿文學獎,讓他嚇了一跳。

不過直到大三,游善鈞才開始向校外刊物投稿。「那時社團學姊開始寫短篇,我不服輸地想『我一定也能寫!』;」游善鈞道,「但寫完之後我根本不知道要投稿到什麼地方去,結果當時都還是把稿件投寄到三大報。」

創作和投稿的日子持續一年,上了大四,游善鈞忽然意識到畢業的日子近在眼前,「那時成績還可以的同學都在準備考研究所,所以我也跟著去報了補習班,」游善鈞回憶,「但坐在那個階梯式大教室裡的時候,我忽然有了很強烈的懷疑和厭惡──我真的要這樣唸下去嗎?我真的以後就要進入金融市場一直面對數字嗎?」

這個看似突然其來、實則蘊釀許久的疑惑猛地打來,游善鈞決定一面準備經濟研究所考試,一面準備資料去報考語言及文學相關系所,還因此多了「凌晨從臺北坐火車趕到花蓮參加中午的面試,衝進試場時滿頭大汗差點遲到,面試結束後又為了省住宿費當天又從花蓮坐火車趕回臺北」的經歷。雖然決定得臨時,但游善鈞報考的成績都不錯,最後他選擇了台北教育大學語創所,最近出版的第一本長篇小說《骨肉》,就是在語創所的畢業作品。

骨肉》的奇妙特色

骨肉》可以看到一些游善鈞過去得獎作品中出現的特點,例如烹飪,例如疾病。「我不會做菜,但我很喜歡待在廚房,看別人做菜;《骨肉》當中需要出現家的場景、第一部的主角是女性、而女性在廚房裡的時間相對較多,所以一開始就會出現比較多烹飪的過程。」游善鈞解釋,「我對疾病倒是沒什麼特別的親身體驗,不過因為媽媽很喜歡看養生節目,所以我就陪她看,但她看完之後會說出與節目內容完全不同的結論,所以我不但會陪著看,還會幫她統整及『翻譯』節目中提出的資料。」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