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陳培瑜
繪本的字很少,畫很多,所以可以看得快,再慢慢想。想什麼?想那些字裡沒說的、有畫沒看清楚的。然後,原本覺得很貴的繪本,就值回票價了!

Photo credit: outcast85/Shutterstock.com

夏天很適合帶小孩去逛書店,有好書看,還有免費冷氣。有天,我們如往常到書店去挑書,站在我們旁邊的一個女生突然尖叫:「哇!這本《媽媽買綠豆》是我小時候最喜歡的故事書耶,因為我超愛吃綠豆冰棒的!」

大部份的人都忍不住轉身側看,原來是一群看似大學生的年輕人發出的尖叫聲。在身旁的小鼠弟弟忍不住問我:「媽媽,原有也有大人喜歡《媽媽買綠豆》喔?」我還來不及回答,就又聽到另一個人說:「所以,我們小時候看的書很像耶,我也記得這一本,但是我媽在我念國中時,就把我們家所有的故事書都送給別人了,現在想看也沒得找了!」言詞中盡是失落。

他們的對話看樣子還不想結束,眼尖的書店服務人員決定暫時離開尚未整理完成的書箱,提醒他們。「不好意思,書店裡……」話還沒說完,手上拿著《媽媽買綠豆》這本書的學生就急著問店員:「請問這本書還有庫存嗎?我們都想要買來送給我們自已,我們兩個小時候都好喜歡這本書,而且這本書裡畫的雜貨店也是小時候的樣子耶……」

媽媽買綠豆》是信誼基金會舉辦第一屆幼兒圖畫書比賽時的得獎作品,當時名列「佳作」。初版將近三十年後的今天,這本書不僅屢屢再版,也沒間斷過吸引孩子的目光,只要有機會聽過這個故事、細究書裡圖畫的孩子,幾乎都想跟書裡主角阿寶一樣:跟著媽媽上街買綠豆、作點心、吃冰棒!

日常生活的故事,創作者將畫進了書裡,加上好聽的故事,對於許多人而言,或許是較為容易的記憶歷史片段的方法──相對於課本而言,或許還是一個更好的方法!

那時候,大家都戴帽子》裡記憶著的就是 1920 年代的歐美生活故事,像是:人人必須戴帽子、消防車需要用馬來拉,小孩到圖書館找書看、人們可以用五分錢看場電影。

彼時的美國正面臨戰爭的苦痛、戰後的重建生活與隨之而來的經濟大蕭條。成人都不一定能夠理解的生活,化成兒童繪本裡的觀點,作者威廉‧史塔克(William Steig)讓百年後的讀者再回看那段日子時,不再僅有成人的詮釋,更有生活在其中的孩子的生活觀點。

有庶民的觀點,才有與過往歷史對話的可能性,也才能進入一個有意義的世界的機會,找到可以認同的基礎──那也才是成人在與孩子分享歷史的故事與觀點時最應該具備的態度。

同樣以戰後生活為故事背景的另一本書《安娜的新大衣》。故事裡,長大的安娜,原有的大衣穿不下了,為了替安娜準備一件新大衣,媽媽決定把手上僅剩的值錢家當換掉,來製作一件大衣……讀者會緊跟著故事,看著媽媽和安娜離新的大衣越來越接近的樣子,也看見在戰後物質缺乏的生活裡,人們彼此協助的模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