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這篇官方故事,在這世外桃源一般的人間樂土,泰國人民快樂而自由──事實上,泰國人普遍認定,正因為自由一直是素可泰王國人民最基本的特質,「泰」這個字的字面意義就是「自由」。

保王派神話的另一要件是,拜國王英明之賜,暹羅得以免遭殖民統治。

蒲美蓬在位期間,當局用這種經粉飾的歷史做基礎,建構一種保王論,將泰王描述成不僅愛民如子,而且同時既神聖又民主的君主。

泰國將蒲美蓬的生日訂為父親節,將詩麗吉的生日訂為母親節,進一步強化了這項概念。泰國當局鼓勵國人建立與王宮的個人歸屬感,就像孩子仰望「國民之父」一樣。

憲法學者博沃薩.烏瓦諾(Borwornsak Uwanno)說,「泰國境內無論出了什麼問題,無論是鬧水災、旱災、饑荒,或是發生政治危機,泰國人總是指望國王出面,就像生了病的孩子希望父母能在身邊照料他們一樣,這一點應該不足為奇。」

用宣傳經費,對外宣揚泰王正面形象

但創造這種尊王宗教絕非泰國當局獨立完成的傑作。

美國為泰國的對內宣傳提供經費,鼓勵同情泰國的美國媒體報導泰國,將蒲美蓬描繪為一位萬民擁戴、仁慈親和的現代君王藉以反制共產主義,也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

當蒲美蓬在一九四六年登基為王時,大多數人認為他的氣數不會久長。

當年適逢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美國與英國正在角逐主控泰國的霸權。美國在這場奪取泰國主控權的角力中輕鬆擊敗英國,而且很快發現,在對抗東南亞地區共產主義的戰爭中,泰國地位至關重要。

曾在一九六三至一九六八年間供職泰國美國新聞處的保羅.古德(Paul Good),對美國在這段期間的宣傳有以下描繪:

為了讓泰國人團結一致、支持他們的國王,我們設了一個計畫……我們實際上等於是泰國政府的一個公關部門。我們散發國王的照片……

我們認為,如果泰國人民支持他們的王,泰王會形成凝聚力,成為一切矚目的焦點,讓源自越南、透過寮國與高棉而來的共產影響力在泰國無法掀風作浪。

之後幾十年,由於美國大力宣傳、泰國當權派的灌輸尊王、隨風起舞的地方報紙,也因為西方媒體對這個充滿異國風情、有關一位國王如何奮戰共產主義的神話也欣然接受,如今眾所周知的新神話出現了。

在這動盪多事的地區,泰國是自由與和諧的天堂,泰國人民個個古道熱腸、樂善好施,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而這一切都得感謝一位國王的奮力付出,以及他無比的道德權威,這位國王就是像聖人一樣、會吹薩克斯風的蒲美蓬國王。

泰國統治階級很忙碌,不僅要編造神話、鞏固他們的法統,還要保護這個神話世界,對抗現實的鯨吞蠶食。透過高壓與脅迫,「笑的土地」神話存活了下來。「泰國性」(Thainess)是尊王神話的一種關鍵性概念,根據尊王神話,所謂「泰國性」是一種民族特質,只有掌握這種特質才能成其為「泰」。

不認同「泰」,那就離開!

泰國性包括一套行為與信仰準則,內容主要是尊敬當局、服從社會上司,當然還包括對國王毫無質疑的愛。

崇拜王室成為泰國認同不可或缺的要件,任何人膽敢質疑王宮在泰國政治與社會的中心地位,就會被打成「非泰」。死硬民族主義者總是大聲詰問異議人士,問他們究竟是不是泰國人,還說,如果他們不喜歡泰國的方式,就應該離開泰國。

當局透過教條灌輸,將泰國性強加在全國國民之上,例如學童經常得在老師面前拜倒在地,不遵守行為規範的人會遭社會制裁等等。但當局還運用嚴厲法律手段──特別是褻瀆王室法──對付詆毀泰國性的人。

熱門紅歌手潘絲麗.普楚利(Pensri Poomchusri)與她的丈夫蘇瓦.哇拉迪洛(Suwat Woradilok)在一九五七年被控,原因是鄰居告發這對夫婦,說他們為他們的狗取名蒲美蓬與詩麗吉。這件案子一直上訴到最高法庭,最後最高法庭判處蘇瓦下獄五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