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莎貝爾.波妮登.庫宏

人們經常將奧賽美術館視為印象派的同義詞,儘管如此,這裡並不是只收藏印象派作品,收藏品的豐富程度也遠超過想像。 事實上,奧賽美術館的使命,正是盡可能展現十九世紀下半葉的藝術創作全貌,因此不但收藏了繪畫、雕塑、藝術品、攝影、建築、版畫、素描等領域的作品,更致力重新展現館藏藝術品的特質。

如今人們很難想像,馬內(Manet)或莫內的作品在當年竟然飽受批評;人們湧進專門陳列梵谷作品的展廳時,也很難相信他過世時竟然籍籍無名。還有,現在應當也沒有人會對海克特.吉馬赫(Hector Guimard)設計的地鐵站入口感到驚訝了。我們對這些作品相當熟悉,因而無法想像,對十九世紀的人來說,這些作品多麼令人震撼、創新且具革命性──簡單來說,也就是多麼現代。

現代這個詞廣泛應用於各種不同的情況,我們因而忘了當初它是怎麼出現的。本書試圖涵蓋現代這個概念,並透過對美術館許多收藏品的解說(尤其是印象派畫家莫內、竇加……等人的作品),進一步分析現代對十九世紀藝術創作的影響。

※ 本文摘錄自《問出現代藝術名作大祕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