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這樣的法令如果出現在臺灣,一定引起民怨,但是戰鬥民族再怎麼愛喝貪杯,在守法這件事情上面,態度還是相當地堅決。不僅 24 小時大型超市十點之後不賣酒,小雜貨店的守法精神也不遑多讓。

有一次加班到晚上九點,算算時間,在十點前抵達小雜貨店絕對不是問題,因此不用趕著在辦公室附近買酒、大包小包地帶回宿舍。我和同事九點四十到了小雜貨店,好整以暇地挑酒,九點五十分到櫃檯排隊結帳,輪到我時,我的手錶是九點五十三分,但收銀小姐說:「現在依法不得賣酒」!

「還沒十點呀!」我指著手錶對她說。「我的錶已經十點囉!」收銀小姐說。「你們牆上的鐘也還沒十點呀!」「下次早點來吧!」你來我往一番後,我決定放棄。我想她或許擔心,萬一結帳速度不夠快導致收據上顯示的時間超過十點,就會違法,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我放棄之後,排在我後面想買酒的俄國人也紛紛露出失望的表情,把酒放回架上──

看起來為了守法,俄國人(還有我)還是能夠不喝酒的嘛!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從集權到民主
  2. 民主的困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