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5 年 9 月 25 日(五)19:00~21:00
地點:台北.Zeelandia Travel & Books(台北市青田街12巷12-2號2樓)
主講人:雷鴻飛(文大地學所助理教授)
活動網頁:點我進入

雷鴻飛,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地理學博士,現任教於文化大學。他就像是我們這季書單裡所呈現的一種十九世紀知識人的典型樣貌,博學、通才,對這世界的壯闊地理充滿熱情,對科學知識有著實作的毅力,對種種理論與學說鍥而不捨地探究。九月二十五日晚上,閱讀的島邀請鴻飛老師於Zeelandia Travel & Books,就從十九世紀的這些地理學的旅人說起,窺看這時代的幾個重要的中尺度現象,比如帝國崩壞、國家興起,人們相應於這種政治經濟操作轉變的種種作為,以及最終幾成文明末日的總體戰爭。
 
這場講座主要將從歷史地理學的觀點,來探討1870-1914年間國家主義興起的時代。學院建成之初,歷史地理學只是史學附屬品,直到國家主義興起並主宰歷史地理學。作為服務國家的工具,歷史地理學挖掘、建立國家神聖過往的共識,整理史料來製作國家地理的紀錄,進一步以此支持國家未來在疆界、殖民上應有的作為;或是和其他地理學分科一樣,作為世界(異國)資訊的提供者,特別是地緣政治學的間接支持。這伴隨帝國霸權而生的學術傳統,直到美國西部的邊疆文化中興起了柏克萊地景學派才有了改變,而後就是1970年代逐漸浮現的文化轉向(Cultural Turn),徹底改造了現代地理學。
 
在索緒爾及胡塞爾逼問意義何在的半個世紀後,經過年鑑學派代表的法國史學、結構主義和存在主義代表的法國哲學、布迪厄代表的法國社會學三者的洗禮,又一次人類現代文明的祖國驅動了文化轉向。其中充滿《The History of the Countryside》的地景啟蒙和源自政治和知識帝國邊疆的民族誌,從人體以及日常生活世界的文藝復興之中,衝入都市工業區的大眾意識裡。從當代回顧,無論是莫內的避居英國、布勞岱爾的中央高地論、或沈從文小說裡的邊疆,這些文化事件與創作俱可說是戰爭的結果,但更多的是隨著國家的建置、都市工業擴張、交通的發達,大規模穿越地景的人和他們的自覺,形構了今天的城鄉。
當代全球化也正是一段歷史地理學的革命時期,此時此刻,我們更必須回頭觀看,在文化轉向之前,也在歷史地理學的時間被實證主義中性化之前,那個與國家主義一起興起的年代。雷鴻飛這麼說:「我不是要談那個時代的歷史地理學,而是要把後者和那個時代一起當作觀看的對象,把當代的歷史地理學觀點隱藏在我的觀看之中,來鋪陳今天的論述。它所開顯,一如它所隱藏,是個人的選擇和限制,它的貢獻將如同任何人的貢獻一樣,企圖構成今天世界面貌和建構的一角。」
 
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乃至於抵達二〇一五的這一天。歡迎與我們一同進行這趟智識上的漫漫壯遊。
 

延伸閱讀: 
人類如何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 
策展說明與推薦書單
 
雷鴻飛:
散步走過十九世紀 
歷史地理學 
現代歷史地理學的三個研究傳統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