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解釋,包括《童話莊子》系列、《晶晶的桃花源記》等,都是從古文改寫而來的故事,要如何在這些嚴肅的素材中找到對小孩生活真正用得上的東西,還要把故事寫得有趣、好笑,才能讓這些「大道理」,為孩子每天的生活帶來幫助。

哲也的古文改編童書

「重點是你目的性不能擺出來,任何我寫的東西,出發點就是它是好玩的。就像我小時候看的漫畫書一樣,我覺得喔好好玩、好好笑,然後其次才是讓他看完以後覺得好像跟生活有點關係,說不定對我有點幫助,」哲也笑說,小孩子都很聰明,故事的目的性只要稍稍露出馬腳,小孩就會立刻產生排斥反應,必須萬分小心。

周姚萍則是喜歡將臺灣的本土關懷融入故事之中,包括《日落臺北城》、《臺灣小兵造飛機》、《我的名字叫希望》、《守護寶地大作戰》等等,都是發生在臺灣的故事。

周姚萍的本土題材作品

「兒童歷史小說來講,如果你去看美國的歷史,那就是一種文化跟歷史的交流……可是你總得要先認識自己的文化跟歷史,你再去跟別人交流應該才有意義吧?」

舉例來說,《日落臺北城》的背景設定於日治時代,書中的主角就面臨了認同的糾結,一方面學校教他們是日本人,但祖先卻是從中國而來。

「那當小讀者去書裡面感受到那種糾結跟掙扎的時候,其實他們也會去想自己的身份認同問題,我覺得那是一個根的問題…我覺得要知道自己怎麼來,才會有辦法知道自己以後要怎麼走下去,要走到哪裡去。」

周姚萍認為,這些素材都要小心翼翼的埋在故事裡:「留一些線索,有一些蹤跡,他可以去追索,然後找到。那個過程才是有趣的,因為當他有那個過程,找到的才是他自己的東西。而且他找到的其實也不見得是你本來想說的話。」

用書與讀者交朋友

此外,閱讀也並不一定不必然伴隨著教育意義,並不是讀完了書、寫完一張學習單那樣直線的反射動作。

「一本書如果影響一個人,有點像是兩個人交朋友。你跟一個人交朋友的時候,你會受他影響,並不是說他叫你做什麼……通常這樣講的時候,對他的影響不大,他通常不太會聽。可是另外一種影響方式是跟他生活在一起,看他的表情、動作,他的那個處事的態度,不知不覺你就會受到他的影響。」哲也說。

「童書本來就應該是,要淺到小孩子有辦法看,也要深到大人看了會有感覺。」周姚萍也這樣補充。

看到這裡,你還認為童書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嗎?下次有機會,不妨也重拾書本,再次體會一下這種單純的閱讀樂趣。

繼續閱讀:

空間多一點,速度慢一點,趣味多一點:哲也×周姚萍談寫作與兒童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