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宛芳

小小的書箱,放在校史室,還要用一把鑰匙才能打開,那就是兒童讀物的全部。沒有所謂的兒童文學,也不知何謂繪本,而這卻是知名兒童文學作家周姚萍與哲也,共通的幼年閱讀記憶。

他們讀各式各樣的經典改編故事,最常接觸的書幾乎都是出自東方出版社,就連漫畫,也一樣是改自日本文本,也正因為童書的資源貧瘠,他們的閱讀經驗很早就「升級」了;很快就從林良的《小太陽》,跳級看張曉風、琦君的散文,或是大人的《皇冠》及《王子》雜誌。

無論抓到什麼,入手了就看。看似沒有選擇,卻也讓哲也與周姚萍對文字留下了深刻的親近感。那個小小的作家種子,就這樣埋入了他們的心裡。

周姚萍笑說,自己如果書有讀得比別人多,原因應該就是來自家裡開文具店的背景吧:「三大面書墻裡,只有幾個格子是童書……因為數量很少,所以我很快就把它看完了,看完了之後就開始看大人的書。」她笑說。

哲也的爸爸則是把文具店當成了「溜小孩」的去處。

「以前我爸每個禮拜都會帶我去書店,直接叫我去挑書;去的書店大概就是像你們家那種(笑)。他就是把我放進去,然後就是拿一本去結帳。我記得大概每個禮拜,我可以買到一本,像什麼《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征西》……。」他如此回憶。

然而,他們的父母,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不限制孩子的閱讀品味;而這樣的自由自在,也讓他們與閱讀,自然而然做起了朋友。

想把自己感受到的美好閱讀,傳承下去

愛看漫畫的哲也,曾有一整個暑假,每天下午都待在漫畫店,前一刻還在跟三眼神童神遊愛太空,或一個人從小到大的奮鬥史;下一刻就看到夕陽沒入地平線,彷彿世界瞬間已改變。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每次看完的時候心裡那種『哇』的感覺。我從來沒想過,有這麼好玩的事情。我還記得那時候好像是看《漫畫大王》,連載《怪博士與機器娃娃》,放學的時候一邊看一邊走路回家,一邊看一邊笑,就覺得好開心喔。……所以長大以後寫東西,就會希望小孩子會有那種感覺。哇,原來你可以這樣想喔、原來會有這麼好玩的事情;那種眼睛會張很大的感覺,印象很深刻。我覺得最大的影響就是這樣。」哲也說。

「我覺得閱讀對我來講就是變一個習慣。親近了書,很自然的後來閱讀變成你的習慣、寫作變成一個習慣。」而周姚萍則是在這樣與文字的親近裡,感受到了溫度。

「(我感受到的)應該是閱讀的溫暖吧。比方說,雖然是改到已面目全非的安徒生童話、或王爾德的童話,像《快樂王子》,但是仍然帶給我的一種溫暖的感覺。我會想要在我現在的作品中(呈現)。雖然講起來好像有點說教,但就是人心裡那個美好的部分吧。」

寫故事給小孩,得留些空間讓孩子自己思索

雖然哲也想給孩子那種閱讀的驚奇與生活的幽默,周姚萍希望用故事讓孩子感受到人心的溫暖與土地的關懷,但是,真正要下筆時,反而都得要把這些目的藏起來,只能稍稍地釋放線索,讓孩子自己從文字與故事中,摸索與感受。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