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說《天觀雙俠》之前,先談讀者對此書的印象與評論。

2007 年鄭丰(陳宇慧)推出這部初試啼聲之作時,出版社為作者冠上「女版金庸」之名宣傳,於是,讀者反應大都圍繞著她的女性身分以及與金庸的比較而打轉。這是兩面刃,正面效果是勾起購買慾,引起注意,屬於搭名人的行銷手法,但相對的,作品與金庸一比較,坑坑疤疤就被凸顯出來了。金庸是高山大海,難以攀登,無法穿越,何況新人新手,如何與金大俠相比呢?就像重量級拳王和輕量級拳手在同一個擂台過招,很不公平。

諸多批評反映出武俠小說讀者的閱讀習慣。自從金庸作品一統江湖,多數武俠小說讀者唯金庸是尚,把金大俠和武俠小說畫上等號。這樣的結果形成一種制約,非得寫成這樣子,非得用這種模式,才是好看的小說。一如看慣好萊塢電影,看到劇情不夠峰迴路轉,沒有高潮,悶悶慢慢的藝術電影,快要抓狂一樣。

因此網路上不乏批評之聲,有的認為《天觀雙俠》武打場面不夠漂亮,沒有招式名稱,沒有一招一招交手的描繪,甚至有人猜測「這可能與作者是位女性有觀吧。」這種說法除了顯示出性別刻板印象,也是前述武俠小說金庸化的結果。古龍就不寫武打過招,古龍還不夠大男人嗎?這與男女性別何干?而這一切評斷大致源於「女版金庸」的宣傳術。但反觀過來,若不強調她的女性身分,不比附金庸之名,不談陳履安和她的關係,還能帶來那麼多話題,能有那麼多讀者嗎?

當所有文類往前進步、突破,唯武俠小說原地踏步,有時候是作者力有不逮,有時讀者不買帳。但如果一名武俠小說作家作品裡充滿金庸的影子,缺乏個人風格,卻寫得像金庸一樣精彩,為我們彌補金庸停筆之後的缺憾,讀者還會介意他沒有個人風格嗎?會因為他身置金庸陰影裡而不讀嗎?

或許「好不好」要比「像不像」來得重要吧?

那麼《天觀雙俠》好不好?個人認為,雖有若干明顯失誤,但小疵不掩大瑜,整體成績尚稱不錯。更重要的是,作家在首部作品裡所表現出來的特質與功力。讀《天觀雙俠》可以發現,鄭丰早已學得一身本領,跨越武俠小說寫作所需才力的門檻。她展現大家氣度、高手氣勢,才華俱現,不但文筆流暢典雅,布局組織力強,且能夠以雜學撐起飽滿細節。

是的,雜學。武俠小說比起其他文類更需要雜學,諸如醫藥、毒物、卜卦、巫術、賭博、詩賦、琴棋書畫、花草樹木、鳥獸蟲魚、品酒、飲食等,種種奇藝絕學穿插在故事裡,可增添趣味感與生活感,使小說內容多元而不扁平,豐富而不單調。

鄭丰熟稔掌故,運用起來得心應手,對於地方的風物人情也有一定掌握。這部作品即已預示一位成熟的武俠小說作家之誕生,從之後《靈劍》一路寫到《生死谷》,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鄭丰並未令人失望。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