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冷戰時期,共產陣營被控高壓言論管制,實際上,美國中情局(CIA)更深諳文化是政治軟實力的道理,透過許多外圍組織和基金會,滲透和影響美國文學、電影,打造反共的思想陣線。這隻看不見的黑手形塑了美國文學的部份面貌;《動物農莊》躍上大螢幕的幕後推手,正是中情局!

中情局由文化切入政治最有名的案例,便是將是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農莊》改編成電影。1954 年,這部由英國老牌製片公司 Halas & Batchelor 製作的電影,好評如潮,更重要的是,《動物農莊》劇情中,推翻人類統治,卻高壓獨裁統治農莊的豬,被聯想為蘇聯史達林,成為有力的反共題材。

臥底派拉蒙,催生《動物農莊》電影

直到中情局前幹員浩伍德(Everette Howard)在 1974 年出版自傳《Undercover: Memoirs of an American Secret Agent》(臥底:美國中情局幹員的自傳,暫譯),揭露中情局如何運作讓《動物農莊》改編上大螢幕,這個埋藏 20 年的秘密才被揭穿。

每日電訊報》報導,在派拉蒙臥底的中情局幹員,奉命從歐威爾遺孀索尼亞(Sonia)手中取得版權,選任 Louis De Rochemont 為製片,把劇本交給由一對夫妻經營的英國影片公司 Halas & Batchelor 製成動畫片;而選擇這家公司的原因,一來是這家公司擅長製作商業廣告和戰時宣傳片,二來是認為在製作費便宜之外,還能隱藏中情局出資的角色。

這家公司經營者第二代海拉斯(Vivien Halas)就說:「我不相信我的雙親當時有意識到中情局介入這部影片。」

因為中情局出資之故,電影版《動物農莊》的結局被修改,歐威爾原著是讓統治農莊的豬,和原本主人人類的面貌再難以辨別,同時批判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認為這兩者半斤八兩,但中情局則改為,其他動物向人類求救,並得到幫助,讓牠們可以粉碎邪惡的豬(史達林)統治。

走私蘇聯禁書《齊瓦哥醫生》

另一案例是《齊瓦哥醫生》。蘇聯作家巴斯特納克筆下的齊瓦哥醫生經歷俄國十月革命,在紅軍和白軍內鬥之中,經歷顛沛流離,被蘇聯當局列為禁書。

在 2012 年的解密文件中發現,中情局在 1957年 12 月備忘錄提到,這本禁書有機會讓蘇聯人民思考其政府的問題。

2015 年四月出版的《The Zhivago Affair:The Kremlin, The CIA and the Battle Over a Forbidden Book》(齊瓦哥事件:克里姆林宮、中情局及一本禁書之戰,暫譯)一書就指出,中情局在 1958 年從英國情報組織取得文稿,透過中情局外圍組織──文化自由大會(the Congress for Cultural Freedom,CFF)操盤,出版並印製此書,除了在布魯塞爾世界博覽會上發放,讓蘇聯觀光客可輕易取得,並透過走私和旅客私運等方式,運送到蘇聯境內發放。

《時代雜誌》曾報導,中情局偷運進蘇聯的書和雜誌超過 1,000 萬冊,而 BBC 曾報導,中情局喜愛的書單,包括: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愛爾蘭作家與詩人喬伊斯(James Joyce)、美籍俄裔作家拉迪米‧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和美國作家海明威。

以愛荷華寫作計畫,形塑美國文學

中情局除了偷渡蘇聯禁書到蘇聯,還企圖形塑美國文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