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
Photo credit: strelov/Shutterstock.com

冷戰時期,美國文學和電影背後的黑手竟是──中情局?!

《出版人週刊》報導,美國普洛威頓斯(Providence)學院英文系助理教授班尼特(Eric Bennett)10 月甫出版的《Workshops of Empire: Stegner, Engle and American Creative Writing During the Cold War》(帝國的工作坊:冷戰期間的史達格納、安格爾和美國創作,暫譯),探討主持愛荷華作家工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的安格爾(Paul Engle)和史丹福 M.F.A 計畫創辦人、小說家和歷史學家史達格納(Wallace Stegner),兩者是冷戰時期的文壇要角,背後都與中情局有牽連。

其中,安格爾是在 1941 到 1965 年擔任愛荷華寫作工作坊第二任的主任,同時又擔任美國短篇小說歐亨利文學獎(O. Henry Prize Stories)選集的編輯,鼓勵作家寫反共產題材,透過《Time and Life》、《Look》宣傳工作坊,使得愛荷華寫作計畫從區域計劃,成為全美的文壇重鎮之一,催生不少文學名人,也成為其他寫作工作坊創辦人的搖籃。

班尼特 2014 年發表在《高等教育紀事報》的長文指出,安格爾在 65 年卸任之後,透過華文作家聶華苓協助,兩人於 1967 年在愛荷華大學創辦國際寫作計畫,廣邀國際知名作家赴美交流,聶華苓也在 1971 年成為他的第二任妻子。臺灣作家也有包括白先勇、余光中、鄭愁予、楊牧、瘂弦、向陽、 陳映真、李昂、袁瓊瓊等人也都曾參與這個國際寫作計畫。

國際寫作計畫的資金來自中情局的外圍組織──法菲德基金會(the Farfield)、亞洲基金會(the Asia Foundation),此外,洛克菲勒基金會和美國國務院都曾提供資金給此計劃。

班尼特和桑德斯(Frances Stoner Saunders)合著的《The Culture Cold War- The CIA and the World of Arts and Letters》(文化的冷戰──中情局和世界的藝術和文學,暫譯),就提到中情局透過外圍組織文化自由大會(CFF),在歐洲創辦多份文學刊物,像是《凱尼恩評論》(The Kenyon Review)、《黨派評論》(The Partisan Review)和《巴黎評論》等。

延伸閱讀:文學與政治,其實關係比你我想像中更密切!

美國人手一本的閱讀風氣 竟是二戰烽火蔓延的意外收穫?!
冷戰下的陰影:馬奎斯竟被FBI秘密跟監長達24年!
海明威認為我們都該知道的史上最佳戰爭故事集:現代主義經典《紅色英勇勳章》

資料來源: War is BoringPublishers WeeklyThe TelegraphChronicleThe Guardian中情局解密文件1957/12亞洲週刊維基百科-國際寫作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