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天來,妳們給我點面子嘛!先坐下,有話好好講。」兩個學妹和阿 Sa 越靠越近,我擠在她們中間像個夾心餅,幾秒後她們按耐不住情緒,把我推到一旁,場面一發不可收拾。踢大腿、扯頭髮,眼看三個人就要扭打成一團,我不得不衝出教室請訓導社工來現場幫忙,直到男社工喊著:「在幹嘛!」大把拉開她們為止。我驚魂未定地站在一旁。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遇到學員間的衝突,不過沒能在第一時間強行拉開她們,我也感到有些自責。阿 Sa 被帶出教室,留下兩個花容失色的學妹,氣喘吁吁地站在我面前。

我:「妳們還好嗎?」
學妹:「OK 啊!很爽!」
我:「很爽?!不會痛嗎?」
學妹:「不會啊!早就想教訓她。」

為什麼想教訓阿 Sa?自己有沒有被人討厭過?我試著引導她們去想像「如果今天是自己被排擠」的心情,她們還是堅持說「阿 Sa 就是很欠揍啊。」我接著說:「可是我覺得今天的她看起來不開心耶!其實被排擠的人,不一定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而被討厭,也不知道怎麼能讓別人喜歡,還蠻孤單的。」她們沉默了幾秒對我說:「那她要自己想辦法。」

知道自己能夠影響她們的有限,畢竟才第一次見面,同儕之間的關係,也很難透過聊一聊就能改變。我忍不住問她們:「如果我剛剛被推開後,繼續硬擋在妳們前面,是不是就能阻止妳們打架?」
學妹:「不會。我們會連妳一起打。」
我:「不過我還是覺得蠻自責的,也許我應該早點意識到妳們之間的衝突。」
學妹:「老師妳不用這樣想,她被打是應該的。」

聽完她們的話,我感到有些無力。騎車回家的路上,剛剛發生的事情不停在腦中回放。這位被排擠的「學姐」真的有那麼自傲嗎?

我隔了兩個禮拜再次進到學園,阿 Sa 已經和其中一個學妹變成了好朋友,還一起討厭另外一個女孩。阿 Sa 心情很好,這次的主題是愛情,她認真聽故事、替我抱不平,滔滔不絕聊起她過去的情史。我分享了前男友的故事。他女人緣很好,明明有了我,卻還是跟很多學妹走很近,學妹甚至會在我面前跟他借睡衣穿。她氣憤地問我「那個男的現在在哪?」

「哈哈哈,妳要幹嘛?」我問。

阿 Sa:「如果是我,就賞那個學妹幾個巴掌,然後說『幹,妳再靠近嘛!』那個男的現在在哪裡嘛?我幫妳撂人,假裝是妳男友,直接揍他一頓!」

我被她逗得開心極了,笑得合不攏嘴。明明知道是錯的事情,內心卻有種被療癒的感覺。彷彿內在的黑暗因子完全被照亮,我的憤怒、委屈被人理解了。突然明白青少年之間的義氣,真的可以為了朋友不管社會眼光,而做出讓朋友情緒可以發洩的事情。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