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蒂只是沉默不語,她表現得不以為然,臉上完全沒有恐慌的表情,她心想,阿嬤一定過一會兒就會好的。自從阿嬤肺部受感染,拉蒂就時常被阿嬤突來的呼吸困難嚇到,有時因為血氧不足,阿嬤的嘴唇還會發紫。

但是,這次顯然不太尋常,都已經過了快三十分鐘,阿嬤的狀況仍不穩定。進入肺部的氧含量只有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五。螢幕上的 X 光片就是阿嬤的肺部,大部分已經變白色,看起來只剩一點點黑色小縫隙。拉蒂的喉嚨屏住呼吸,因為她知道那些黑色小縫隙就是進入阿嬤肺部僅有的空氣。

拉蒂遞給醫生一張粉紅色卡片,上面寫著阿嬤的生前預囑,表示若哪天生病了,她不想動重大手術。

「如果這是阿嬤的意願,我們也只能竭盡所能。」醫生說。然後他拍了拍韓先生的肩膀,也就是阿嬤的兒子。

✭✭✭✭✭

拉蒂從椅子上驚醒,顯然方才的小睡讓她恢復了不少元氣。突然拉蒂的嘴角微微拉出一個勝利的笑,彷彿她贏得了什麼。拉蒂對此心存感激,因為她沒有相信醫生今天中午說的話──「阿嬤撐不了多久」。

早上五點,她看見阿嬤不再喘不過氣,雖然還沒有達到正常呼吸的水準。拉蒂終於可以安心地去盥洗室洗把臉,抬起頭她看見鏡子裡前那個人對自己面露微笑。

「妳不累嗎?」護士問她。
拉蒂搖搖頭:「我只需陪一個人而已,護士還要照顧那麼多病人。」

經常的進出醫院,讓拉蒂學到很多東西,積極的正向思考有助於強化身體的免疫能力,她感受得到那差別。儘管她睡眠不足、飲食不正常,但如果配合一顆冷靜的頭腦,往往就能克制疲勞。反之,即便有足夠的休息、飲食健康,滿腦子混亂的煩惱,一下就能使拉蒂萎靡不振、筋疲力竭。

拉蒂學到一個祕密,病人的康復不單依賴醫生的醫術,還需要病人自己對治癒抱持強大信念。所以拉蒂很勤於附在阿嬤耳邊耳語幾句。

「阿嬤,春天就快到了,妳要趕快好起來!」拉蒂低聲說。
「花兒已經等妳很久了,趁它們枯萎之前,快點康復。」拉蒂接著在心裡說。

拉蒂從她包包裡拿出一個褐色信封,小心翼翼地打開裡面的一本綠色小冊子。拉蒂開始一頁一頁翻開,她的心跟著發抖。她站起然後抱住阿嬤,親吻她的額頭。

幾個月前,拉蒂參加臺北市勞動局舉辦的徵文比賽。雖然沒有拿到第一名,但她的故事成了冊子裡的一部份。要是阿嬤像往常一樣,那溫柔愛撫的手也許就會降落在她的頭上。但現在拉蒂沒有時間揣想太多,且那樣也只會讓她熱淚盈眶。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