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Arumi Olive

「阿嬤,我願意今晚不睡,只要之後我還能見到妳從早晨醒來。阿嬤,答應我好嗎?」

拉蒂握緊阿嬤那溫暖的手,把頭靠在床上那位婦人的肩上,趴在她面前凝視著她的臉。透明的淚水盈滿拉蒂的眼眶眼框,慢慢地滑落雙頰。為了避免打擾到其他病人,拉蒂盡可能壓抑矜住她的啜泣。

躺在床上的女人看起來很虛弱,呼吸器不斷輸送氧氣進入她的肺裡,管子與導線散落在她的被褥被子上。當監控的儀器亮起紅燈時,發出很大的警示聲,隨後護士就會過來拍打阿嬤的手臂:「阿嬤……不要忘了呼吸,阿嬤!」

拉蒂憶起醫生中午說的話,她胸口感到更加鬱悶。「我們無法保證阿嬤能撐多久。若不是今晚,就很有可能是明天早上。」

醫生的話像被訂死的價錢一樣沒得商量,即便如此,拉蒂沒失去希望,但願阿嬤能度過這個關鍵期。拉蒂不停地默默祈禱,她注視著阿嬤的臉龐與監視螢幕,片刻都不沒有移開過。當螢幕上的數字有了變動,她的心臟如賽馬一樣隨時被鞭打著。螢幕上第一排顯示阿嬤的心跳,第二排顯示血壓,而第三排顯示進入肺部的氧氣量。

入口牆壁旁壁上的掛鐘指針彷彿千斤般沉重,每一秒都讓拉蒂感到很漫長。凌晨兩點,平時再尋常不過的嗜睡狂瀾如今退潮,不再緊緊擄獲擭住拉蒂,也許,那睡意已轉向漸趨寂靜的走廊上漫步遊蕩。有一部分病人還醒著,唯一能做的也僅僅是在病禢上翻翻身體而已。拉蒂看見護士走來走去,檢查病人的點滴,偶而聽到患者痛苦呻吟的聲音。她腦海裡的記憶排演著稍早的一連串劇情,腦裡的喧鬧聲讓她雙眼緊閉。

救護車的鳴笛聲停在醫院門口。四個人快速推著擔架,上面躺著一位看起來虛弱無力的女人。穿白色衣服男生迎向前來,動作嫻熟地幫她量血壓,在她耳裡放入體溫計,並記錄她的吸氧量。

很多人走來走去,但拉蒂只看見那女人身上被許多的手包圍。那些手開始從她手腕抽血,如果抽不出血,就再尋找另一個地方下針。十一個月以來,拉蒂已經習慣這樣的景象,直到她忘記什麼是疼痛的感覺。

「妳連絡她的家人了嗎?」醫生問。
「他們已經在來這裡的路上。」握住阿嬤腳底板的拉蒂回答醫生。
「盡可能快一點,她的狀況很不樂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