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膽建議,把這群字民趕出女人國,以求先消除性別標記。接著,既然是壞心眼的字民,就移民到「心字國」吧!換句話說,凡是「女」字,全改成「心」字。

奸:「干」加「心」。
妖:「夭」加「心」。
婪:「林」加「心」。
嫌:「兼」加「心」。
嫉:「疾」加「心」。
妒:「戶」加「心」。
姦:「心」加「心」加「心」。
妄:「亡」加「心」加「心」(豎心旁)。

人的心思包羅萬象,有真假、美醜、善惡,喜怒哀樂,爾虞我詐,虛實幽微,千變萬化沒有上限。我想「心字國」的其他民眾早已見怪不怪,對於接收這群難民應該沒有異議才對。

字是人造出來的,當然可以改,約定俗成也好,強行變更也行,總是公益大旗一舉,必然追隨者眾。不然公投好了,我有自信會通過,前提是修法降低門檻限制。

說到這兒,我要講一個綽號「白雪公主」的女人,為原生家庭犧牲自己的青春和幸福,死而後已的故事,篇名是「七彩蝴蝶髮箍」。

相信你讀完之後,回想「女人國」裡弱勢者們的難堪處境,與我振聾發聵的大聲疾呼,一定會更有感覺的。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arl Feldman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