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王丹

關於中國,有多少問題?
想寫這本書,一半是被一些西方和台灣的學者氣的,一半是為了關心中國發展的青年學生,包括台灣的和來自中國中國的學生。

一.
先說學者的部分。

這些年來,無論是西方一些國家的經濟學家,甚至一些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還是台灣的某些所謂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無時無刻給外界灌輸一幅中國盛世的清明上河圖。這個圖景看起來光輝璀璨,什麼「經濟長期快速增長」、「全球經濟的帶頭羊」、「世界的製造工廠」等等,再加上中國人消費力的近乎神話的描述,以及那些高樓大廈的圖片證明。

錦上添花,謳歌強者,從來都是一些知識份子的吃飯伎倆,剛才我提到的那些學者,可以說是把這樣的伎倆發揮到淋漓盡致。

我們當然不能說這些學者說的都是錯的,實際上,他們說的大部份內容都可以在現實中得到印證,各種數據也支援了他們的觀點。但問題在於,他們對於中國的發展只說了一半,而絕口不提另一半;他們只談發展和繁榮,但是迴避勞工權益的受損;他們讚嘆建設的速度,但是不願意提及各類豆腐渣工程造成的人員傷亡;他們看到了共產黨的經濟成績,但是對於共產黨政治統治的斑斑劣跡,卻完全假裝看不到。他們描述的內容都對,但是他們的描述本身,在方法論上是錯誤的,因為他們只說了一半。

更何況,他們還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地,迴避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到中國去,所看到的東西,有多大程度上是真實的。這個問題,其實很關鍵。也許就是因為太關鍵,所以他們很少觸及。

最近,旅居美國的中國律師滕彪在英國發表演講,指斥部分西方學者為了獲得簽證進入中國進行田野調查,進行自我審查。他說得一點不錯,完全揭露了這些所謂學者的「學術成就」的虛偽。而我要談的關於中國的 70 個問題,就是要把他們「自我審查」而不敢說的那些中國的另外一些東西說出來。我當然也無意自誇,認為我指出的中國就是關於中國的全部真相,但是,我希望,我的對於有關中國的 70 個問題的討論,至少可以作為一種必要的補充。至少,正反兩種意見都要聽,你不能因為我們的立場是反對派,就不聽我們的聲音。

二.
再來就是學生的部分。

現在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開始對中國問題產生興趣,畢竟中國離大家是越來越近了,想不關心都不可能了。但是我深切地感到,過去,我們在大學的課堂上,在媒體的討論中,關於中國問題,實在是過於視野狹窄了。我們說到中國,不是討論習近平的太子黨與團派的關係,就是討論經濟增長的「新常態」會不會帶來新的中國奇蹟,還是會「硬著陸」等等。這樣導致的結果就是:

現在關於中國的討論,基本上只從兩個角度切入:政治和經濟。我認為這是認識中國最大的誤區。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中國或許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但是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在中國的社會中,政治和經濟都是扭曲發展的,如果我們只看到了政治和經濟的層面,而忽略了集體心態,道德水準,獨生子女一代的心理素質,關於國家暴力的歷史記憶,以及全國性蔓延的謊言現象等等,你就不可能真正瞭解中國。你就會只看到中國的表面,而且看得雲山霧罩,不明所以。這個道理其實也很簡單,沒有一個國家的真實面貌,是可以僅僅以政治和經濟兩張面孔來呈現的,一定還有其他一些什麼。

而我要談的關於中國的 70 個問題,就是希望在政治和經濟之外,讓大家能夠從更多的角度──例如文化,道德,國民性,家庭關係,歷史記憶,重大事件等等──切入,來觀察和分析中國。這樣的中國,再加上當今的政治和經濟,才是完整的中國圖景。而只有一個完整的中國圖景,才可能展示出,什麼是真實的中國。

我必須承認,深刻認識中國,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中國的發展實在是太特殊,太複雜了。所謂「中國特色」的概念雖然是中共提出的,但是我同意。中國的情況確實有它的特殊之處,很難完全用歷史經驗來進行簡單的推論。我不敢說我提出和解答的 70 個問題,一定就是關於中國的全部圖景,但是,我的目的,就是在現有的關於中國的論述之外,告訴大家關於中國的更多的事情。

我知道會有人說我對中共只有批判,因此是「激進」或者「不理智」。但是我看不起這樣的說法,我也不喜歡所謂「理性、客觀、中立」這樣的學術要求,因為,知識份子的使命本來就是對國家和社會提出批判。而批判,必然帶有感情在內,理論批判不可能有著一張撲克臉。

三.
在這裡,我要感謝那些默默支援我的網友,他們在我的臉書上對我的鼓勵是我繼續前行的巨大動力。尤其是那些來自中國的青年學子的殷殷言辭,更是令我感動和激奮,他們讓我知道,中國還是有希望的。

我也要感謝很多台灣的師長給我的幫助,特別是陳宏正先生,始終督促和支援我不斷進行有關中國問題的研究和寫作。我也要特別感謝設立在美國的「Summer Star(夏季星辰)歷史研究基金」對我的寫作計劃提供的贊助,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不可能有更多的餘暇來進行大量的閱讀和思考。

我要感謝我的母親王淩雲女士。她在短暫的來台灣探親的時間裡,不顧身患肺炎的辛苦,一字一句對本書進行了仔細的校對。沒有什麼支援,比這樣的實際行動更令我溫暖和振奮的了。

我還要感謝那些對我不斷抹黑,造謠和誣衊的人,包括「五毛們」,不管他們是出於什麼動機,這樣的卑劣行徑對我來說,只起到了一個作用,那就是激勵我用更大的努力去爭取更多的成就,用正能量回應他們的負面攻擊。

※ 本文摘錄自《關於中國的70個問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