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希阿榮博堪布

菩提心的訓練之所以可能,是因為我們看到萬物相互依存、息息相關的事實。

耗費一生精力企圖在自己與外界之間砌一道圍牆的做法是徒勞的,而這種徒勞帶來的挫敗感讓我們很不快樂。

我們的信念、理想、價值觀什麼的往往被利用來強化自我、排斥他人,不信就看看吵架的、衝突的、戰爭的各方,沒有一個不認為自己有理的。

自以為是不僅割離了我們與當下,而且還使我們更容易受侵犯,也更容易侵犯別人。在觀察自己的過程中,如果我們足夠誠實和專注,就會發現很多時候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自己和他人。

我們排斥他人什麼,實際上正反映出我們排斥自己什麼。如果你認為別人不會理解你,說明你根本不想去理解別人;如果你討厭別人貧窮,說明你害怕自己貧窮;如果你排斥別人的淺薄、狹隘、冷漠,說明你不想面對自己身上的這些東西。所以,我們只有不排斥別人才能接受自己。

每個人都有良善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只要內心還有執著,就不能避免對人對己的傷害,嫌惡那些無明習氣更重的人,就像是五十步笑百步。

正是因為全社會都極力推崇分別心,人與人之間才會這樣疏離,世界才會這樣四分五裂。分別心使我們用孤立、分離的眼光看待事物,萬事萬物之間的聯結便在我們眼中消失了,所以我們很難以包容的心面對世界,而且相信自私就是利己。

修行是修養仁愛、寬容、謙讓、與人為善等等能給自他帶來安樂的精神品質,也就是說,要關注其他生命的福祉,並且自覺調整自身行為以讓其他眾生感到安適快樂。

依靠佛法的正知正見,我們調整自己對人生和世界的態度以及為人處世的方式,從狹隘、僵硬、矛盾重重到寬闊、溫柔、和諧圓融,從傷害自己傷害他人到幫助、利樂一切眾生,從痛苦到安樂,從輪迴到解脫。

有人不知道怎樣印證自己的修行是否有偏差,方法其實很簡單:看看你的「自我」是否依然強大,你與他人、與世界之間的界分感是否依舊強烈。

親密的人之間往往有太多執著,心裡會有許多期望和要求,要求對方完全理解、欣賞、領受、符合我們的心意,不然便感覺失落、痛苦。對親近的人,我們並不缺少愛,而是缺少寬容和放鬆。

既是有緣做一家人,就彼此珍惜、尊重,不要試圖用貪愛去束縛對方,由愛生怨、由怨生恨,枉自荒廢珍寶人生。

※ 本文摘錄自《寂靜之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