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養老院有三位越南籍看護:小草,小花和阿香姐。三人之中,阿香姐已在這裡工作四年,小花再過一年就要結束第一次的三年合約。姐妹仨的個性截然不同,但彼此相親相愛,也許是因為有著相同的際遇。阿香姐是刻苦耐勞的人,然而命運卻很奇怪,越是善良刻苦的人,越被交代更多事情,比其他人更辛勞。可是小草從未聽阿香姐抱怨任何事。小草不明白,阿香姐怎麼能夠這麼有耐性。

小花的個性,大概打從娘胎就是個恰北北的女孩。不過她雖然兇悍,但心腸很好。小花也得做很多事,跟阿香姐一樣,忍受許多辛勞。小花不像阿香姐那樣默默忍受,要是被組長苛責時,她也會罵起來,但就罵風罵影而已。組長想也知道小花指桑罵槐,但拿她沒輒。

小草還是個小姑娘,不懂得人情世故,不能像阿香姐那樣忍辱,也無法像小花那樣恰北北,要假裝也裝不來。小草常常感到擔憂、害怕,因為不清楚未來將會如何,自己的苦還要持續多久?三年嗎?小草沒有把握。每個月領的薪資還得因為一些枝微末節的原因扣除不少,小草想想,這樣的工作薪資,也只夠父母償還向銀行借貸的仲介費。若還想存一筆錢帶回越南,小草可能得像阿香姐一樣,繼續簽第二次的三年合約,甚至是六年。返鄉的日子,小草越想越覺得好遙遠。她安靜地躺著,不知不覺進入夢鄉,臉上溫熱的淚水還來不及擦乾。

✭✭✭✭✭

天色未亮,姐妹三人已經起身整理床褥、梳妝整齊,準備去報到。才到集合地點,已聽見組長在走廊上叫囂:

「現在才到啊?還不趕緊去收拾東西。督察團快到了。」
「呿!哪種督察團會這時候來啊,清晨五點都還不到。」小花斜睨了她一眼,露出不屑的表情。

九點過後,督察團才抵達。他們走遍每個樓層,進入所有房間,還停下來探問幾位老人家。他們看起來挺用心的呀!組長時而露出燦爛笑容,東介紹西說明,時而忙碌地提醒員工做這做那。她平時那些不愉快的表情突然消失,對任何人都像親人般輕聲細語。

檢查團裡頭有幾位仲介代表,趁機報告一些他們公司的成績,說他們如何如何地關心和協助外籍勞工,外籍勞工的工作品質是多麼多麼地好……勞工局官員則不斷點頭,似乎很滿意。氣氛開心融洽。但也只是這樣,過了一會,督察團離開,仲介公司的人員也走了,組長的叫囂聲再次響起。

「好啦,全部人回去工作吧,還在那裡看咧!」

大家各就各位,今天小草負責二樓的病房。當她正在整理時,門口突然出現兩個人。是組長和仲介公司的人。仲介公司的人剛剛不是跟督察團一起離開了嗎?小草想著,隨之出現一股不祥的預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