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寫武俠得要十分雜學,從盛顏的閱讀選擇中,可以看出這個面向,「一類是古代社會生活史相關,例如某朝的古人穿什麼衣,吃什麼飯,用什麼器,住什麼屋,行什麼街、建什麼城,有什麼風俗禮儀……閱讀這些書很好玩兒,一點都不覺得乏味,譬如伊永文先生的《到古代中國去旅行》,再如孟暉女士的《潘金蓮的髮型》、《花間十六聲》等等。另一類是各式各樣的小說,中國的,西方的,嚴肅的,通俗的,但凡好看的小說我都看,題材不限,內容不限。」

當然,閱讀書單裡不會缺少的,還是武俠。「我讀過的武俠作品很多,主要都是當代作家的作品,兩岸三地皆有,這裡就不再一一列舉。如果要推薦給沒有讀過武俠小說的讀者當成入門,還是首推金庸先生;」盛顏給了很務實的答案,「當然,如果不想看動輒百萬字的大部頭,那麼九把刀先生的武俠也很好看。」

武俠就是這樣的

三京畫本》有傳統武俠的紮實底蘊,也有十分跳躍的想像力。會寫出這樣氛圍的文字,並不是因為刻意想要與傳統做出什麼區隔,「我讀著傳統武俠長大,長大後自己也開始寫武俠。傳統滋養了我,卻沒有束縛我,因為武俠是這麼自由的一種體裁;」盛顏笑著說,「以前寫過一個武俠中篇《寒鴉劫》,故事的主角一直遊歷到兩河流域,經過耶路撒冷和以弗所,最終到達拜占廷帝國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在聖索菲亞教堂前直面執掌東方教會的君士坦丁主教長。這麼寫是為了求新嗎?不是的,只是故事需要而已。」

「就像王子猷雪夜乘舟訪戴,乘興而行,經宿方至,末了卻過門不入,興盡而返。意思到了,就無謂再多說。」盛顏肯定地道,「我以為武俠就是這樣的。」

談武論俠:

  1. 武俠的丰盛時代──鄭丰、盛顏談武俠小說
  2. 【影音專訪】鄭丰:當然要讀武俠呀!──這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
  3. 黃易武俠的最高界:破碎虛空

延伸閱讀:

  1. 三京畫本(第一冊)
  2. 三京畫本(第二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