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獨立撰稿人、科技作家 大谷和利
本文授權自 Voyager

跳脫二元論

在此,我想花一些篇幅深入談談,現已發生的「類比」與「數位」兩個概念的融合。

人們在各方面,總喜歡用二元論的思考模式定義兩個對立的概念,只要這麼做,就能把複雜的世界稍微單純化。因此,人們在思考時,開始會將事物分成天然與人工、文科與理科、現實與虛擬、類比與數位、原子(物理的世界)與位元(電腦所使用的數據)。的確,遇上了新的概念或價值觀時,透過既有立場和原有的東西作對照與比較,較能有效理解新的事物。

然而,這樣的狀態持續不了多久,重新思考之後,有時候會發現無法用二元論來解釋的狀況。例如筆者就對於某件事情竟以天然或人工來劃分,感到很不可思議。這件事情,與河狸(beaver)有關。

誠如各位所知,河狸會將河邊的樹木咬斷,與泥土混和,製作成阻擋河流的大型水壩。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目前已確認世界最大規模的河狸水壩,就在加拿大亞伯達省的國家公園境內,該水壩長達 850 公尺,未來還可能持續擴大。

但,筆者的疑問並非質疑「河狸築起水壩」一事的真實性,而是對於「河狸所築的水壩被視為自然的一部分,人類所蓋的水壩卻被視為人工產物」這個概念感到奇怪。

也就是說,若將水壩視為河狸進化過程中所產生的「發明」為自然的一部份,那麼同樣身為動物的人類,因應自身需求而「發明」出水壩以及相關的工具與材料,或是都市、建築物、汽車等等,不也是自然的一部份嗎?順帶一提,河狸所築的水壩,有時也會成為破壞環境的原因之一,卻不會因此被當成同樣可能破壞環境的人工產物。

儘管這算是比較極端的例子,但近來打破文科與理科疆界的跨學際人才養成;在真實的風景疊上電子機器產出虛擬圖像的 AR(擴增實境)技術;活用 3D 列印消弭位元與元素隔閡,用電腦直接控制實物生成過程;或者是將周遭所有裝置透過網路串連處理,進行自動化的 IoT(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等,也都變得相當普遍。支撐二元論的界線,已經越來越模糊。

紙本書的對手是電子書嗎?

試將上述話題帶入書籍市場,從前,人們說類比(紙)的書籍(商業印刷品)會因為數位(電子)出版品的崛起而消滅。的確,根據出版科學研究所於 2015 年 1 月 26 日發表透過經銷商販賣的 2014 年出版品推測銷售金額(不含電子書)的數據看來,比前一年少了 4.5%,共計 1 兆 6,065 億日圓,自 1950 年起開始調查以來,萎縮達到最大幅度。

然而,實際上日本的紙本書銷售金額,自 1996 年的高峰之後,便一直有減少的趨勢。與高峰的年度數據相比,2014 年的金額整整縮減了40%。而說到 1996 年,雖然光碟技術普及,字典等多媒體內容出版開始受到矚目,但仍未佔有龐大勢力。

因此,90 年代後期開始紙媒出版不景氣直接的原因,與其說是電子書崛起,不如說起因於日本人遠離閱讀,或是說原本就有些氾濫的書籍與雜誌終於進入自然淘汰的時代,而且這樣的狀況持續到 2000 年以後,甚至有加速進化的傾向

根據市調公司 ICT 總研的調查指出,2011 年電子書市場規模約 671 億日圓,2013 年則擴大至 963 億日圓,並預估 2017 年會達到 2000 億日圓的規模(約為 2011 年的三倍)。由此可見,電子書市場本身雖然前景看好,但與紙書銷售金額減少的幅度相比之後,就能理解並不是電子書搶走了紙本書市場

再說,若深究書籍本身就會發現,只要出版新作必寫下百萬銷售紀錄的「哈利波特」系列與村上春樹各作品,爆炸性的受歡迎程度在日漸萎縮的整體出版銷售金額當中,仍能創下比前一年更高的收入。這麼一來就很清楚,不景氣的原因其實是內容企劃與發掘市場能力的問題

反觀仰賴廣告收入的雜誌,倒是真的因為免費報或網路內容產業的競爭而逐漸失去市場。尤其現今消費者需求與嗜好變得多樣化,能將族群劃分得更細、更精準呈現廣告與各種內容的線上雜誌或新聞網站,更讓印刷的期刊吃足了苦頭。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