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夙霓
原刊載於 Swedenloha,獲授權轉載

記憶中識字不多的父親只有兩本書,一部是名不見經傳武俠小說,另一本是《齊瓦哥醫生》;從小便嗜書成癮的我,只要有字便讀,舉凡姊姊們的課本、詩集、小說,適合不適合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有字可看有書可讀。父親的齊瓦哥醫生對當時還十歲不到的我,相當艱澀難懂,勉強讀了幾回最終仍然放棄,但心裡不免納悶識字不多的他哪來這書,一回便脫口問了父親,當下他一時不語甚至有點脹紅臉地看著我,像是過了幾世紀久的對峙,他悶悶地說:我忘了。

如今父親也去世 20 年,他手上唯二的兩部書早不知蹤影,但偶爾還是會回想起貧困到無法上中學,13 歲便得變身菜販子度日營生,三餐只能蕃薯裹腹的父親,和那本他不可能讀懂《齊瓦哥醫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父親童年的無書可讀,他對我的嗜書成痴寬容到不像一個貧苦的農人,反像個可以一擲千金的富豪,往往個把月一次便帶我去書店讓自己挑書。在我們那個年代那個偏鄉黃土泥巴小村裡,書籍仍是難得珍貴的,學校的圖書資源多數是民眾捐贈或者較舊的圖書,若你想讀到較新的圖書,你便得到城裡自己買,若你糧袋空空,榨不出半毛錢,便注定連看個書都是二等公民。

前兩天,兒子提醒我:「媽咪,我想看上回在 Eva 姊姊家看到書,還有幼兒園正在看 Pino 的書」,的確又是時候帶他們去圖書館借些新書。在我們這個有點鄉下的大學城裡,與斯德哥爾摩或哥德堡這類大城市相較,並非瑞典一線城市;但慶幸的是我的孩子至少沒我和我父親小時沒書讀的煩惱。

我所居住的城市──林雪平,是瑞典第五大城,組成人口約 15 萬人,是瑞典 Östergötland 郡裡的一個市,Östergötland 郡內包括 13 個大小不同的市,當中還涵蓋不少偏鄉區域,佔地總面積 9979 平方公里,大概略小於台北、桃園、宜蘭、花蓮加總的土地面積,人口密度遠不及台灣稠密,少了大城市的便利繁華,人力充沛,但整個郡公共事務總括來說仍順暢運行著,並不大會讓你有太多城鄉差距的負面觀感,尤其是和我們切身相關的圖書館資源。

在這塊地廣人稀的國土裡,圖書的平均分佈,從城市到鄉鎮,從大都市到小聚落,在有限的人力資源下發揮出最大的效用,靠得不是過長的工時也不是人為窠臼,而是歸功於制度的設計與民眾的配合。今天便來聊聊瑞典圖書館如何將圖書從城市搬到鄉鎮。

民眾自助借還書,歸書時便進行分類

img_1683

img_1685

工作時手機傳來這邊社區圖書館的簡訊,提醒我預約的童書已經到圖書館,我可以開館時間過去領取;孩子下課時,我去接孩子,順道也帶著孩子一起去領回我預約的圖書,同時,也讓孩子自己再挑挑自己想看的圖書。

孩子非常享受圖書館借還書過程,當我在電腦前插下借書證,按下我要借或者我要還的按鍵,孩子便可以開始一本一本圖書放在平板上移動掃瞄。最後,要借的圖書放入我們的袋子,要還的書則按旁邊書車上的指示,歸放在被預約圖書書車及待整理歸架圖書書車,我和孩子都熱愛圖書館館員可以做的工作。

家附近的社區圖書館附設在學生人數最多的一所小學內,也是當地移民人數相當眾多的一個區域,距離我孩子幼兒園約 500 公尺遠,距離我家走路約 7 分鐘。類似這樣的社區圖書館總共有 11 處,適時地分佈在整個林雪平市的 11 個社區區塊中,擇社區中心位置建置,一般以走路或騎腳踏車在 10 分鐘內可抵達的距離,非常方便社區內民眾前往借閱。

初來乍到瑞典,除了前幾回不知情況特地搭車到市中心圖書館借書,櫃臺館員領我到一台電腦前,一步一步指導我如何使用電腦,順便也告訴我可以回家研究一下線上預約系統,並告訴我其實我可以就近圖書館借還書。此後,我也發現除非電腦發生問題,否則圖書館館員是很少涉及幫民眾借還書及預約圖書這類工作。

那你不免會好奇,那圖書館館員的工作是什麼?

網路圖書系統,靈活管理圖書資源與民眾預約需求

幫圖書上架找書,及整理閉館時還書箱的圖書,固然是圖書館館員得做的工作,但因落實民眾一起配合還書分類工作,因此這變成部份工作,非大部分工作;這邊圖書館館員另一部份重要工作,在於串連起整個郡 13 個市 47 個圖書館的所有圖書資訊,47 個圖書館的圖書資訊全建置在同一套網路圖書系統中,得以讓整個郡約 45 萬民眾,不論任何時間都可在線上提出圖書預約。

以林雪平及北雪平在 Östergötland 郡人口比為例,近 28 萬民眾居住於這兩個城市,因此分配 20 個圖書館平均分佈在這兩個城市之中,其他較小的市則設置 1~3 個不等圖書館。

這套圖書系統並不會因城市或鄉鎮而有所區別,同一本圖書可能同時購買 5 本分散在這 47 個圖書館中,當民眾提出線上預約,便會依民眾位置,同時檢視當地圖書館既有圖書存缺狀況,若當地圖書館現場無民眾預約圖書,便從最近距離圖書館將預約圖書搬運至指定圖書館。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