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安東尼.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多虧那幾顆星星指引他方向,他上升了,邊盡量保持平穩。星星蒼白的磁石把他吸了過去。他痛苦掙扎了這麼久,就為了追尋一絲光亮,哪怕再黯淡,他也說什麼都不會放棄。哪怕一盞客棧的小燈,都會讓他感到富有,他都會繞著那讓他如此渴望的光明徵象大兜圈子,至死方休。而此刻的他,正在往光田上升。

他呈螺旋狀逐漸往上爬升,深淵在他下方,開了又闔,闔了又開。隨著他邊上升,雲層也邊丟失了自己陰沉的雲泥,衝著他迎面飄過,宛如一波波越來越純淨的白浪。費邊破浪而出。

他無比驚喜:明亮到令他眼花繚亂。乃至於有幾秒鐘的時間,他還得閉上雙眼。他永遠都不會相信,雲、夜竟然會如此光彩耀眼。可是那輪滿月和點點繁星正在把那雲、那夜變幻成波波輝光。

飛機突然掙脫了出來,就在它浮出雲層的同一秒鐘,萬物出奇寧靜。毫無任何讓飛機傾斜的波浪。彷彿一葉扁舟通過大壩,駛入安全水域。費邊飛進天際某一個未知又隱蔽的地方,這個地方好似環抱著真福島群的海灣。在他下方,暴風雨形成另一個厚達三千公尺的世界,一個狂風襲擊,水龍捲肆虐,雷電交加的世界,然而暴風雨卻把一張晶瑩、雪白的臉龐轉向星辰。

費邊心想他脫離了怪異的地獄邊緣,因為他的雙手,他的衣服,他的機翼,一切都變得明亮。因為那光不是從星辰灑下來的,而是從他下方、圍繞著他的這些白色儲藏中散發出來的。

在他下方的這些雲彩,把來自月亮、皎潔如白雪的月光全部反射出來。右方和左方,如塔般高聳著的雲彩也一樣。一團乳白光暈在游移,機組人員浸淫於其中。費邊,轉過頭去,看到無線電報務員在微笑。

「好一點了!」他喊道。

但是聲音淹沒在飛機的噪音中,只能靠微笑溝通。「我簡直瘋了,」費邊笑著想:「我們迷航了。」

然而,萬千黑暗手臂放開他了。解開束縛,好像有人解開囚犯枷鎖,讓他一個人在花間蹓躂一會兒。

「太美了。」費邊想。繁星積累,稠密得有如寶藏,他在星星中徘徊,踟躕於一個沒有任何東西,除了他費邊和他的夥伴之外,絕對沒有任何東西還活著的世界。他們像神話城中的盜賊,受困於寶庫的高牆,再也不知道怎麼出去。他們在這些冰冷的寶石中間徜徉,無比富有,但卻被判了刑。

◎本文節錄自《夜間飛行》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五個你不知道的聖修伯里與小王子面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