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淑芳(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原刊載於廖淑芳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平路這幾年越寫越成熟,越有大家風範,尤其擅寫女性在權力中掙扎的痕跡。前不久我關注到最近不少寫手書寫平埔與荷據明鄭題材,這是我這幾年關注與台南書寫有關資料後極有興趣的部份。而平路《東方之東》處理到鄭芝龍與清順治帝互動及當今兩岸互動題材,《婆娑之島》也處理了荷蘭據台最後一任總督揆一。原以為《黑水》將是以清代漢人移台渡越黑水溝為背景的故事,其實不然,這是以一樁具有高度爭議的新聞──媽媽嘴咖啡館店長殺人雙屍命案為題材去處理的小說。推理小說的寫法,和《東方之東》一樣,將女性向上的張望與委屈處理得真切入裡,而她的視野更向來是雙重的,女性自我,及女性與她外面世界的關係。

這兩年讀過幾本很讚的台灣小說,都以推理小說的方式處理人性甚至族群問題。平路《東方之東》,胡長松《復活的人》,王定國《敵人的櫻花》,郭強生《斷代》⋯⋯及這本《黑水》等。嚴格說起來,所有小說都需推理,但這些小說以較聳動的失蹤,火災,命案為題材,主要是以容易引起關注的情節表象為梗,去推理一個人性與族群內在的糾結。但因為有這些推理小說的「老梗」,稍有差池,也最易招致質疑與失望。然而也因為有這些寫手投入,台灣小說正一步步發展出越來越多的雅俗共賞的好小說──即連那現代派大家 Virginia Woolf也引用 Samuel Johnson 所謂的「根據那未受文學偏見污損的普通讀者」也有發言權的好小說。這是令人欣喜的發展──不用過度操作美學的奢華鋪張,只需先實實在在回到把故事說好。

曾寫過平路論文一篇,討論她的小說<微雨魂魄>,這是我極喜愛的一篇小說。也蒙她將我的論文放在她自己的部落格,幾年前來台南演講,她還留言給我說託同學送我新書一本,想是《東方之東》,但不知為何那位連人是誰也不知的同學,跟我聯絡完後,書並未送到我手中。但那並不礙事。得到贈書意味作者的誠意,所以讀者必須把書讀完,何況是自己喜愛的作家。同時,有些作者給了我這樣的啟示,有幸得獲作者辛苦結晶的贈書,應該至少再買一本送給家人,朋友或學生,這是善傳遞。提醒自己我也該這麽做。

無限珍惜的晨起閱讀時光。

本文為「黑水・私觀點」系列書評,深入認識平路《黑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