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何宇軒

「戰神」黃國昌,終於要宣布參選立委了。

在「反媒體壟斷」、「太陽花運動」等重大社運事件中,以其堅強的法律論述與氣勢擁有高人氣的學者黃國昌,會怎麼看待「戰神」這個封號?黃國昌說,他覺得這可能只是媒體想要創造出來的效果,而他也認為,一旦當了什麼所謂的戰神,就會引來很多的攻擊,所以沒有表示過喜歡或不喜歡。

他以小時候很喜歡看的劍道漫畫《好小子》為例,像運動這種事情,只要在哪個比賽中拿了第一名,別人就會想來挑戰,所以對他來說,必須要認知到那是一個「名」 才會有壓力,但他沒有認知到那是個「名」,所以也沒有什麼壓力。

一直以來,他一直把自己定位成在第二線提供論述的角色。不過,在宣布加入時代力量政黨的聲明中,他寫道:「當在前線的戰士頻頻回頭召喚,我實在難以選擇繼續留在後方搖旗吶喊。」

7 月 27 日上午,他宣布投入新北市汐止區立委選舉。時代力量表示,黃國昌是從家鄉出發,為進步力量在國會再拚一席,「期待從台灣頭開始,注入進步新力量,贏回屬於全體人民的新國會。」

然而,在外人眼中看來無堅不摧的戰神,也會有心灰意冷的時候。他曾以法律觀點分析王金平黨籍爭議的問題,卻被指為「獻策」的政治打手;他難過地差點想關閉臉書,卻也意外收到許多鼓勵。而在推動民主運動的過程中,他有時也會感嘆「我在意的事情一般人卻不在意,像是活在平行世界。」

在 2010 年的 ECFA 公投案,他看不慣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竟把人民提案的投票案駁回,於是公開叫陣,要委員會的委員出來辯論。他也坦言,這在學術圈是大忌,特別是他是比較資淺,而對方是比較資深的人,「你得罪了有權力的人,那些人要搞你,以後的路很長啦!」

黃國昌1

以下是 Knowing 在黃國昌宣布參選前的專訪精華,他特別談到馬王之爭,「馬英九把手伸到國會裡面」,讓他不能忍受!如今他也要進入國會,又會掀起什麼樣的政治改革風潮呢?請見「戰神」第一人稱自述方向與理念:

我已經很久沒有去百貨公司了。

有一次我們為了推「還權於民」的運動,去信義區威秀影城那邊發傳單,我就看著那些在逛街、看電影、約會的人,就覺得我和別人是活在平行世界當中。

我在意的事情,其實很多人都不在意。如果觀查人類進步的軌跡,會發現這是定律;永遠就是會有一群人在做,如果在做的是對的事情,這群人就會越來越大,才會讓改革的腳步能夠推進。

一直以來真的都是這樣。感到氣餒的時候真的要休息一下,從另外一個角度想,也有很多人未必很積極的參與,但是他們都會默默的支持,這種感動的故事也很多。

「九月政爭」的時候,我雖然覺得王金平一開始有錯,但我不覺得馬英九是對的,因為從我們國家整個憲政法治的角度來看,應該要回到立法院的紀律委員會去處理這件事情。那個時候的運作根本就是亂七八糟,變成馬英九突然變成從黨主席的身分開除黨員王金平,讓他喪失國會議長的身份,那就是把手伸到國會裡面去嘛!

我那時候就講說,王金平現在最簡單的防禦手段,就是像法院去申請一個「定暫時狀態的假處分」,所以我後來寫了一篇文叫〈王金平的下一步〉,把王金平接下來該怎麼做都寫得很完整,那是法律上的觀點。後來王金平果然就這樣做,也把國會議長的身分保住了。

有很多支持王金平、痛恨馬英九的人就大聲叫好,說我真的是出了妙招。可是另外一邊,覺得王金平很糟糕、馬英九是為民除害的人就來罵我,說我好好一個法學教授怎麼介入政治鬥爭、在背後下指導棋、去教王金平這種關說的人如何保住他國會議長的身分,覺得我在幫王金平進行背後的政治操作。

黃國昌3
我的第一篇網誌是〈罷免不得宣傳?憲法法庭見!〉。我那時候在不合理的罷免法制裡面挑了「罷免不能宣傳」來討論,因為很多人都沒注意到這個法制。

一般的大眾媒體也有顧忌:第一,罷免這件事對人的針對性太強,再來就是因為罷免這件事不能宣傳,那媒體會擔心,如果去報導的話,是不是也會出事。媒體表面上的理由說他們怕被罰,但我光聽到新聞媒體會有這種恐懼,覺得真是荒謬到了極致,雖然割闌尾到後期媒體比較沒顧忌、開始敢報導了,可是一開始不是這樣。

後來我就開始用臉書,我一開始不希望我的臉書都是去轉載新聞媒體的報導,因為我覺得那沒有意思,我希望我每天都花一點時間寫一點文字,從法律上的觀點去解釋一些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目的就是要用比較淺顯的文字,讓大家可以瞭解法律的規定是什麼,是合理還是不合理。

※ 本文摘自《Be Knowing! 破解隱形社群力:政治不暗黑》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