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尼可拉斯‧卡爾森(Nicholas Carlson) 譯/謝儀霏

近四千名雅虎員工正坐著等瑪莉莎‧梅爾為自己辯解。

時間是二○一三年十一月七日星期四,上午十點三十分,部分聖塔莫妮卡與紐約辦公室的雅虎員工坐在桌前,緊盯著電腦螢幕上播送的畫面。

雅虎總部位於加州森尼維爾市,地處矽谷中心,比鄰一○一號國道。此時,兩千名左右的員工聚集在偌大的自助餐廳裡。

這間陽光普照、窗明几淨的餐廳叫做「URLs」,大約在二十年前,雅虎剛創立時,提供的就是 URL 網站地址。雅虎的原始版本是一個灰色的頁面,裡頭除了提供網站連結的目錄,最上方還有個親切的標誌。

URLs 這個名字取得非常貼切,發音聽起來很像「Earl’s」,意思是「厄爾的餐館」,與餐廳所營造的五○年代自助餐館風格相得益彰。

走進餐廳,迎面而來的招牌上寫著:「來 URLs 吃飯。」

這塊招牌,是雅虎總部眾多美麗且獨特的風情之一。其他像是:雅虎的園區叫做 Hoo、員工們都自稱是雅虎人、大廳裡有一頭迎接訪客的紫牛塑像、每個雅虎標誌的結尾都會加上驚嘆號等等。
但雅虎員工在二○一三年十一月那天的心情可不美麗。

部分在場的員工無法壓抑他們的怒火。他們憤怒升遷與加薪被拒,憤怒工作好像無止盡的加重,憤怒新進員工領了比自己還要多的薪水。他們對瑪莉莎似乎總是說一套卻做一套而感到憤怒。

因為一切都是瑪莉莎說了算。

不過,多數聚集於此的員工和主管並沒有這麼憤怒,他們只是感到困惑。他們相信,瑪莉莎是位優秀又認真工作的執行長,而且真正關心雅虎的福祉、員工與使用者。在瑪莉莎二○一二年七月離開谷歌(Google)前往雅虎上任,帶來勢不可當的變革,為公司重新注入活力時,他們就如此相信著。

瑪莉莎尚未就任前,雅虎的停車場在星期四下午四點半已經是空空蕩蕩,員工們老早就回家歡度週末;雅虎的產品經過好幾年才會更新,而競爭對手卻只需要幾個月甚至幾週。此外,雅虎在 Android 和 iPhone 上的應用程式並不怎麼高明。

然而,就在瑪莉莎上任幾週後,停車場變得一位難求,到了星期五傍晚,總部仍舊忙得不可開交。數個月之內,雅虎以過去十幾年來前所未見的速度更新產品;一年之內,雅虎的產品設計便贏得眾多媒體的獎項與盛譽。直至二○一三年夏季為止,雅虎每季都會收到數以萬計的求職履歷。更重要的是,雅虎終於有了專門研發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的數百人團隊。

但是現在,許多曾經推崇瑪莉莎的雅虎人都感到納悶,納悶她為什麼要放棄自己過去所贏得的聲譽?從目前推出的一連串政策來看,往好的方面想,她只是執行過程粗糙,而且沒有對員工好好解釋;可是說難聽點,這些計畫方針擺明就是錯的。自瑪莉莎任職雅虎以來,員工們第一次打從心底懷疑:「瑪莉莎是否真的想要拯救雅虎?」

瑪莉莎坐在眾人面前,一張餐廳角落舞臺旁的椅子上,椅子附近有張小桌子。她手裡拿著東西,看起來像是書本,又像是繪有插圖的資料夾。

幾個月前,時尚雜誌《Vogue》刊出了瑪莉莎的照片。照片中的瑪莉莎倒倚在長椅上,金髮整齊的披散,閃亮如白金。她穿著一襲合身的邁可‧寇斯藍洋裝,腳踩聖羅蘭高跟鞋,搭配暗紅色脣妝,微睜的眼眸睥睨著鏡頭。

而當天的瑪莉莎看起來卻是判若兩人。她焦慮、緊張、不安,濕漉漉的頭髮沒有吹整,臉上也未施脂粉。

瑪莉莎知道員工餐廳裡瀰漫著憤怒與困惑,整個星期她都感受到了。

瑪莉莎入主雅虎後的新政之一,就是在每個星期五下午召集全體員工開會,這個會議被稱為「FYI 會議」。而開會的重點在於:為了讓公司徹底透明化。因為多年來,雅虎員工都是透過報章媒體才得知高層決策,這些報導大多是由記者凱拉‧舒維瑟(Kara Swisher)所撰。

FYI 會議開始時,瑪莉莎先提醒員工必須對會議內容保密,接著介紹新進員工、頒發服務獎章,並表揚雅虎「本週之光」。隨後她或其他主管會進行深入探討,報告諸如雅虎為何購併某家公司、某項新產品將如何運作等主題。議程最後開放員工提問,面對這些問題,瑪莉莎可能會親上火線,或是欽點某位直屬主管接下燙手山芋。

雖然偶爾會有人在餐廳現場發問,但一般來說,還是會讓大家事先提交問題。員工們可以利用內部網路的應用程式「雅虎主持人」,在當週會議之前提問。公司裡的每個人都能夠看到大家所提出的疑問,也會票選出他們希望瑪莉莎回答的問題。

在接下來的一年裡,雅虎員工向瑪莉莎提出許多機密且尖銳的問題,而她或她的直屬主管也都十分坦率的回應。熱門的問題像是:「媒體報導中的裁員與改組現況為何?」或者是:「妳為什麼不聘用更多的人才?」每當雅虎砸下好幾百萬買下一間新創公司時,員工們都會要求瑪莉莎解釋。

終於,在二○一三年十月的某個星期五,有人詢問瑪莉莎是否可以在會議上接受不具名的提問?她說可以。

於是問題紛紛湧進,尖銳的程度讓瑪莉莎決定不能等到星期五才回應。

就在這個星期四,二○一三年十一月七日,公司全體員工都在等待瑪莉莎發言,希望她能重現,致力讓雅虎恢復網際網路產業裡應有地位的執行長風範。

瑪莉莎深深吸了一口氣。她先跟大家打了聲招呼,提醒大家務必對會議內容保密,然後說,在看過所有人的提問後,她想讀點東西給大家聽。這就是瑪莉莎為什麼會揣著一本書在懷裡,那是一本童書。

接著,她開始朗讀。

「巴比有五分錢,這是他全部的財產。」
「他應該拿來買糖果,還是買蛋捲冰淇淋呢?」
瑪莉莎高舉繪本,想讓大家看到插圖。
「他應該拿來買吹泡泡的菸斗,還是買小木船呢?」

她翻開下一頁。

「不過,或許買小卡車才是最棒的選擇!」

餐廳裡的員工面面相覷。遠端辦公室的員工坐在桌前,同樣感到困惑。

瑪莉莎到底想怎樣?

她繼續讀下去。

「巴比煩惱的坐著,他左思右想,五分錢該怎麼用才好呢?」
瑪莉莎似乎跳了幾頁,她繼續讀下去,聲音有些顫抖。
「他可以拿來買小布袋、或者陀螺,也可以買風車送給弟弟。」
「巴比又想,還是應該拿來買鉛筆盒呢?」

瑪莉莎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非常沮喪,彷彿要是大家都能了解她大聲朗讀的故事,現場所有的憤怒與困惑就可以一掃而空。

「想著想著,巴比突然靈光一閃,」瑪莉莎一面讀著,一面翻到最後一頁。
「五分錢就該這樣用……」

她再次高舉繪本,想讓大家看到最後一頁的插圖。插圖上畫著一個騎著旋轉木馬的紅髮小男孩。
幾乎沒有人能看得到。
也沒有人能聽得懂瑪莉莎想說的話。

***

諷刺的是,正因瑪莉莎在一年前決定不裁撤五千名員工,所以二○一三年十一月的那個星期四,她才必須要在滿屋子士氣低迷又困惑的雅虎人面前為自己辯解。

事實上,瑪莉莎已經是三度做出這樣的決定。

二○一二年夏天,她加入雅虎後,首要行程就是和公司主管詹姆斯‧赫克曼(Jim Heckman)開會。在瑪莉莎空降前,赫克曼曾是雅虎臨時管理團隊的頂尖協調整合人。在那次會議中,赫克曼告訴瑪莉莎,他與谷歌、微軟(Microsoft)和一家名為 AppNexus 的紐約廣告科技公司提出交易,計劃要把雅虎的各項業務外包出去,這樣就能為公司裁撤三分之一的員工。

而就在會後當天,瑪莉莎取消掉所有的交易,並要求赫克曼離開公司。

接著,她必須決定如何處置「阿爾發計畫」(Project Alpha)。

阿爾發計畫是雅虎徹底改革的代號,由前任執行長史考特‧湯普森(Scott Thompson)推行。湯普森在雅虎擔任執行長的時間不長,只有短短的五個月,但卻對雅虎有著很深的影響。阿爾發計畫要求雅虎把資料中心的數量從三十一個減到六個,並且要裁撤三分之一的員工。湯普森在二○一二年四月四日展開阿爾發計畫,當時,有數百名的雅虎員工得知他們終將被解雇,只是時候未到,也就是所謂的「轉職過渡階段」。

阿爾發計畫企圖以裁撤掉整個部門來減少雅虎的員工,而非評鑑每個團隊裡每位員工的表現,區分誰是應該離開的糟糕員工、誰是應該留任的優秀員工,即使那意謂著調動單位。瑪莉莎聽聞後簡直不敢相信。很快的,她決定縮小阿爾發計畫的範圍,要求高階主管保留被湯普森打入轉職過渡階段的優秀員工。二○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的 FYI 會議中,瑪莉莎告訴員工,湯普森的計畫已經傷害了雅虎的文化,她不會採取這樣的策略來削減成本。

最後,瑪莉莎必須面對董事會,董事會也要她大幅裁員。

雅虎董事會在二○一二年七月雇用瑪莉莎,董事會的立場很清楚,他們希望瑪莉莎裁掉百分之三十五到百分之五十的員工。

瑪莉莎似乎能了解公司的政策,但並未在面試時保證。不過,她的確同意雅虎需要削減成本,減少產品數量,追求更高品質。她在二○一二年九月第一次董事會時承諾,她會提出削減成本的策略。

瑪莉莎在二○一二年夏季接掌雅虎時,業界普遍的看法是雅虎需要大規模裁員。瑪莉莎應聘的那週,馬克‧安德生(Marc Andressen)告訴記者,他認為雅虎應該裁掉一萬至一萬兩千人。安德生是廣受尊崇的創投者,二○一一年他所屬的私募基金公司曾考慮買下雅虎。

所以九月召開董事會時,幾位董事都很期待她會提出裁員計畫,包括聘任瑪莉莎的最大推手,避險基金經理丹尼爾‧勒布(Dan Leob)。

然而,勒布和董事會其他人的期待落空了。瑪莉莎告訴他們,任何形式的裁員都會重挫員工士氣,更遑論裁掉百分之三十五到五十的人。她認為,雅虎的基礎結構實在太過龐雜,盲目砍掉整個團隊很不明智。她說雅虎必須盡其所能的尋找優秀人才,方能翻身,而她不想冒險讓優秀人才流落街頭。

會議室裡的氣氛很緊張,包含勒布在內的許多董事並不想聽到這樣的話。但是幾個月前他們才在瑪莉莎身上下了賭注,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按照她的計畫進行。

瑪莉莎非常興奮。

二○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在FYI會議上,有員工詢問關於裁員的報導是否屬實,瑪莉莎有了分享好消息的機會。

瑪莉莎站上舞臺,在巨大的紫色布幕前說:「所以,有沒有關於大規模裁員以及改組的祕密談判在進行中呢?」

「沒有。」
「我有和別人討論過這個話題嗎?」
「沒有。」
「這件事情讓我苦惱嗎?」
「是的。」
「你可能聽過或讀過馬克‧安德生等人評論雅虎該裁員多少。我聽過那些意見嗎?」
「是的。」
「那些意見讓我苦惱嗎?」
「是的。」
「我有積極考慮過那些計畫嗎?」
「沒有。」

她說,雅虎還是需要做些改變,但她希望是「小改變」。

「至於目前,我們並不打算裁員。我們考慮的是如何讓公司組織健全。我無法保證未來在這點上不會改變,但是至少現在,公司並沒有積極規劃或是討論。」

她又說,透過設定目標,並運用目標評估「誰的表現優異」和「誰的表現差強人意」,雅虎會成為「體質良好的公司」。會議中幾乎沒人去多想她以上這番話的真正意思。他們只聽進瑪莉莎的那句話:「我不會把你或你的朋友炒魷魚。」

雅虎人開始拍手。瑪莉莎喜歡這樣的喝采。

「你們是該覺得寬心。」她說:「那值得一陣熱烈掌聲,代表每個人都大大鬆了一口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