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約翰.喬瑟夫.亞當(John Joseph Adams)
文/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

娥蘇拉.K.勒瑰恩著有多部科幻與奇幻經典,如《黑暗的左手》、《天堂的車床》、《一無所有》《地海巫師》(並擴展成地海系列)。她獲得美國科幻奇幻作家協會頒發的大師榮銜,也奪下五座雨果獎、六座星雲獎、兩座世界奇幻文學獎以及二十座軌跡獎,此外還有紐伯瑞獎、美國國家圖書獎、國際筆會暨馬拉莫短篇小說獎,名列美國國會圖書館選出的在世傳奇人物。

解縛咒

他究竟在哪裡?地板堅硬但又黏糊糊,空氣瀰漫著臭味而且像黑色,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不,還有頭痛。費斯汀躺在黏膩地板上,開口叫道:「法杖!」可是榿木法杖並沒有飛到手中,他才察覺處境堪憂。坐起身,他暗忖沒有法杖就沒有燈光,只好自己伸出食指和拇指,低聲唸了一個咒。藍色小光球冒出來,在空中搖搖晃晃。「往上,」費斯汀讓光球向上飛去,直到被頂端的掀門給擋住。竟然有四十呎高,他彷彿看見自己的臉在下面只是黑暗中一抹白。牆壁沒有半點反光,就像是利用魔法凝聚了夜幕所形成。他鎮定下來,「散。」光球消失,費斯汀又坐在黑暗中,指節咔咔響。

他認為自己一定是被人從背後偷襲,因為最後的記憶是傍晚在樹林散步、和樹木聊天。來到生命的中段,費斯汀雖然擁有強大的法力,卻逐漸有種虛擲光陰的感受,覺得自己必須鍛練耐性,於是離開村莊,去找樹木聊天,特別是橡樹、栗樹、灰榿樹這類樹根綿長能與流水相接的大樹。所以,已經足足六個月,他都沒有與人類對話過,時間用在日常生活,既不施法也沒有打擾到任何人。那麼,是誰對自己下咒,將他封鎖在這飄著臭氣的井裡?「是誰?」費斯汀朝牆壁問。一個名字慢慢成型,如同從石頭縫隙流出的黑水、又像是蕈類散出孢子。

「佛爾。」

費斯汀聽得一身冷汗。

很久以前他就聽說過這人的暴虐事跡,據傳佛爾的力量遠遠超越普通法師,卻似乎毫無人性,肆虐於外海區域的島嶼,毀壞先民遺跡、奴役平民百姓、砍伐森林、掠奪田園。若有法師挺身而出,被擊敗以後就封入地底墓穴。

有難民從被征服的島嶼逃出來,故事大同小異,都是佛爾在傍晚時分乘著海面上的一陣黑風接近,後面的船隊上是他的奴隸大軍。最奇怪的是,其實從來沒有人見到佛爾的真面目⋯⋯許多邪惡的怪物和暴徒追隨佛爾攻擊列島,可是當初還年輕的費斯汀專注在自身的訓練上,沒有特別留意這個威脅。「我可以保護這座島。」他是這麼想的。費斯汀對自己未經考驗的力量充滿信心,於是徑自回去與橡樹、榿樹說話,聆聽樹葉的聲響,感受樹幹與樹枝生長的韻律,體會樹葉如何品嚐陽光、樹根如何飲用地下水──而他的老朋友,那些樹木,現在怎麼樣了呢?該不會已經被佛爾摧毀了吧?

清醒以後費斯汀站起來,雙手大大劃出手勢,高呼了可以破壞一切人造門扉或枷鎖的真名。但是盈滿夜色的牆壁與其創造者卻不受控制,反而將真名反彈回來,震得費斯汀身子一軟,屈膝跪地。他兩手抱頭,直至回音在這地牢內消散。雖然受到一點打擊,費斯汀開始沉思。

果然那些傳聞是真的,佛爾非常強大,尤其自己被關在對方準備的地點,還是魔法打造的牢獄,想必以魔法直接破壞這裡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另外,沒有法杖,費斯汀的魔力可以說只有平時的一半。幸好即便俘虜了他,也沒辦法奪走他自身的特殊能力,也就是變形和投射的力量。揉揉更加疼痛的腦袋以後,費斯汀使出變形術,身體慢慢轉化為一團薄霧。

霧氣慵懶地飄起,沿著黏糊糊的牆壁往上,最後發現髮絲一樣的縫隙。一點一點,他穿了出去,幾乎要脫身了,沒想到忽然一陣恍如熔爐吹出的熱風拍打過來,霧氣散開、水分蒸發,費斯汀只好趕緊鑽回地牢內,繞著螺旋軌道落地,恢復原形倒在地上以後不停喘息。本來變形對於費斯汀這種個性較為內向的術者而言就是很大的精神負擔,面對可能在非人的姿態下死去更是相當可怕的經驗。此外他有點懊惱,怎麼自己會天真到以為能夠以霧化的方式逃離這裡,再笨的法師也想得到這種手段,佛爾自然早就有所準備。重新振作以後,費斯汀化身黑色蝙蝠,接近縫隙時才再轉變為一縷清風,迅速溜出了縫隙。

這一次他成功到了上面,被氣流順著一條長廊推向窗戶,卻又驟然心生警覺,於是以最快速度變化成心裡第一個想到的、小而堅實的物體。一枚金戒指落在地面,同時如極地般凌冽的狂風掃過來,若他還是剛才那股微風,一定就四分五裂再也無法凝聚成形。但冷風對金戒指沒什麼傷害,等到寒風平息,他思考著什麼模樣能夠最快衝出窗戶。

來不及了,金戒指滾動,因為一個面無表情、身軀魁梧的山怪走過來,地板隨牠腳步震動。山怪伸出巨大、石灰石一樣的手掌撿起了金戒指,走回掀門旁邊,握緊鐵鑄的把手、低聲唸了咒語打開,將費斯汀丟回黑暗之中。他直墜四十呎,掉在石頭地板上。叮。

回復人形後他又坐起來,沮喪地揉了揉手肘上的瘀青。肚子很餓,變身會越來越辛苦。費斯汀好想念法杖,如果有法杖的話,變出多少食物都不成問題。沒有法杖,能夠使用的法術就有限,沒辦法一直變身,或是造出物質能量,無論閃電還是羊肉都不行。

「要有耐性。」費斯汀提醒自己。氣息順了以後,他將身體化為油氣,帶著烤羊排的香味,再度鑽過那條縫隙。上頭看守的山怪嗅到了,覺得很奇怪,但一轉眼費斯汀已經改變形態,化為獵鷹朝著窗戶飛去。山怪撲向前,但距離太遠了,牠發出宏亮、如同岩石傾碾的聲音大叫:「老鷹,快攔住老鷹!」

費斯汀飛過受到敵人法術控制的城堡,朝著西邊那片熟悉的森林滑翔,前方是太陽與海面的波光。他快得像是箭矢,卻被更快的一支箭給擊中,在慘叫中墜落,太陽、大海、高塔不停流轉,然後眼前一黑。

又醒在地牢的黏糊地板上,手、頭髮、嘴唇都沾了自己的血。箭矢射中獵鷹的翅膀,回復人形以後傷口就在肩膀上。費斯汀躺著唸誦治療咒語,傷口癒合以後他可以坐起來,也記得起更有效但是更長的治療咒文,可是已經失血很多,魔力衰退。骨髓中有一股寒意,即使使用魔法醫療也無法驅散,儘管交出光球,但眼睛裡那股黑暗卻揮之不去。周圍的空氣裡依舊有股黑,他在空中也看見了。這股黑氣覆蓋著他的森林與城鎮。費斯汀想要保護自己的家園。

他知道繼續嘗試正面突破不會有什麼效果,自己太疲累、太虛弱。事實上,正因為太信任自己的魔力,才導致他的力量衰退至此。如今費斯汀若再變形,新的形態也會出現缺陷,最後一定會被困住。

雖然冷得顫抖起來,費斯汀蹲在地上,消除了光球時那縷沼氣的味道進入鼻子。這氣味在他心中呼喚出景象,是從森林邊緣延伸到海岸的那片沼澤,費斯汀很喜歡那裡,幾乎沒有人過去,秋季有天鵝低空飛過,靜滯的池塘、生著蘆葦的小沙洲之間流動無數小溪,匯聚起來進入大海。如果自己是小溪裡的魚多好。或者應該逆流而上,回歸山泉與樹蔭,躲在榿樹樹根下面褐濁的水窪中不被發現⋯⋯

這是一個很困難的法術。費斯汀沒有施展過,通常只有遭到流放或者有生命危險的人才如此渴求故鄉的大地與水、老家的門檻與餐桌、臥室窗外的樹枝。儘管是大法師,也要在夢境中才能領悟到回家這個神奇的魔法。但受到骨髓滲出寒意所苦,全身神經與血管都快要解凍的費斯汀站到了黑牆前面,集中意志後如同燃燒自身的蠟燭,靜靜地使用了這個強大的力量。

牆壁消失,費斯汀進入大地,骨骼與花崗岩礦脈合而為一,血液混入地下水,神經和纏結的樹根連接。他像是盲眼的蠕蟲向著西方鑽動,漸漸地前後都只剩下黑暗,接著忽然間冰涼沿著背部與腹部傳來,是一股不壓迫、不間斷又帶著浮力的撫觸。費斯汀透過身體嚐到了水流,幻化的眼睛看見榿樹密結如壁的根部以及那團褐濁積水就在前面不遠。他加快速度,竄入影子裡,然後終於獲得自由,到家了。

清冽的泉水不停流出,費斯汀順著水流到了地下的積沙,躺在上面比任何治療法術都還更有幫助,傷口一下子就癒合起來,骨子裡那股寒氣也隨水而逝。不過就在休息時,他感覺到、也聽到了地面被踩踏的晃動。又是誰進入自己的森林裡?可是他好累,不想這時候變形,於是維持著魚的姿態,躲在榿樹樹根下靜靜等待。

沒想到粗壯的灰色手指直接探了過來攪動泥沙,昏暗中可以看見水面上有朦朧的面孔,眼神空洞。那張臉消失一陣又浮現,這次拿出網子亂撈一氣,失手幾回以後還是將費斯汀給捉起來了。他想要恢復為人形,但卻辦不到,居然被這個回家的法術給限制住了。於是魚兒在網子裡扭動,吸進乾燥灼熱的空氣好像要溺死在這裡。劇痛之後,他又失去了意識。

經過漫長的時間,費斯汀逐漸意識到自己變回原樣,還被強灌了味道很刺激的液體。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回神時趴在地牢裡面,也就是又受到敵人的拘禁。雖然還有呼吸,費斯汀感覺得到自己離死不遠。

那股寒冷又湧上來了。另外他猜想那些山怪,也就是佛爾的部下,捉到小魚以後大概將魚給壓扁了,所以現在他隨便一動,肋骨和一條手臂都疼得非常厲害。渾身傷、一點力氣也沒有,費斯汀只能躺在這座由夜幕包圍的地牢底。沒辦法變形,要出去只有一種可能。

可是躺在那兒動也不動、即將連痛也感覺不到的時候,費斯汀心裡有了一個疑問:為什麼佛爾不殺了自己?為什麼特別將自己關起來?

而且為什麼從來沒有人看見他長什麼模樣?

要怎樣的雙眼才可以看見他?

去什麼地方可以找到他?

明明我力量所剩無幾,佛爾卻還是忌憚。

據說所有被佛爾打敗的法師或具有神祕力量的人都會像他這樣被囚禁,多年之中出不去卻也死不了⋯⋯可是如果他選擇不繼續活下去呢?

費斯汀下定決心。他最後的顧慮是如果自己猜錯了,以後會被說是懦夫。但他沒有多想,稍稍轉了頭以後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唸出了所謂的解縛咒。這個咒語,一輩子也只能使用一次。

解縛咒不是變形法術。他的樣貌沒有任何變化,修長的手臂和腿、靈巧的手指、喜歡樹木與河流的雙眼都維持本來的模樣,只是靜止了,完完全全的靜止,而且冷了。但當時魔法地牢的黑牆消失,所有的房間與高塔、森林和海、傍晚的天空都不見了。費斯汀緩緩地走下漫長的山坡,在陌生的星光下穿越生死境界。

在世時他有強大的力量,所以到了並沒有失去記憶。費斯汀像是燭火,橫越寬廣而黑暗的荒原,回想起來以後高呼出敵人的名字:「佛爾!」

※ 本文摘自《EPIC史詩奇幻:英雄之心》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