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鐘聖雄、許震唐

談論六輕議題時,我們經常耗費大量的篇章在討論化學名稱、排放量、健康風險,還有它們間接堆疊起的癌症、農損數據。然而,這些汙染彷彿毫無氣味,而死亡則像是一座座只有姓名,毫無臉孔的墓碑一樣。這一切都顯得如此抽象、陌生,讓我們難以對這件事情有太多的情緒反應。

但我認為,無論死亡、受苦與否,所謂的弱勢族群從來就不是毫無臉孔的陌生人。他們,理應能讓你想起生命中的誰;可能是小時候經常提水果來拜訪的三叔公、巷口修腳踏車的許阿伯、豆漿店的春風阿姨,或者,是你的父親母親甚至你自己。

嘮叨的說理和冰冷的統計數據就到此打住。接下來,就請各位透過書裡的影像一起走進台西村裡,去聽聽那些臉孔說了什麼故事,而他們的嘆息又是什麼味道。

那是一群住在台灣「母親之河」出海口的人,百年來過著耕種、捕魚的平淡生活。他們的祖先曾經說,這裡有田可種做,有海可漁獲,絕對不愁沒東西吃。

然而,自從十幾年前他們村子南邊蓋了世界第一的巨大石化工廠後,一切都變了。他們的西瓜只開花卻不結果。他們的農作產量逐年下滑。他們的海裡漸漸捕不到魚。他們熟悉的河口不再有野鳥下蛋,甜美的文蛤也變得酸苦。甚至,就連他們的身體也變得像土地、海洋一樣,逐漸失去了生命力。這裡是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大城鄉是全彰化縣罹癌率最高的地方。

當南風吹撫,雨水如淚落下,母親的臂彎成了彼此枯寂的墳墓。這些橫跨了二十年的生命故事與影像紀錄,要告訴我們的訊息除了生,也有死;還有,南風來的時候他們如何活。

南風裡有什麼?

大城鄉位在彰化縣最西南角,是全彰化縣最靠近台塑六輕的鄉鎮。至於台西村,大概就像是大城鄉裡面的大城鄉吧。台西村分為「街仔」與「下海墘」兩區塊,常住人口約 462 人,多數為老人與隔代教養的幼童,年輕人口非常少,多數都已出外「謀生」。台西村與六輕的 398 支煙囪傍著濁水溪互望,六公里之隔,談不上遙。

就像黑色喜劇的橋段,六輕的南北兩端都叫台西;倘若不是「一個很慘,另一個更慘」的話,兩者最大的差別恐怕只有行政層級了。

每年秋、冬兩季,東北季風會將六輕的空氣汙染吹往南方,首當其衝受影響的就是雲林縣台西鄉;相反的,每年夏季盛行南風時,大城鄉台西村民就得忍受來自六輕的空氣汙染。

「吹南風的時候……」這幾乎是每個台西村受訪者都會提到的關鍵句,彷彿那是一切故事的開端,解開所有謎題的藥引。問題在於,南風裡究竟有什麼?

根據詹長權教授受雲林縣政府委託,並於二○一二年七月所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鄰近六輕10公里圈內所設的六個空氣監測站中,可採集到的汙染物包括氯乙烯、丁二烯、丙烯腈、二甲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多環芳香烴,還有包含釩、鍶、砷、錳等等重金屬物質,幾乎沒有一種與石化工業脫得了干係。上述物質不是會對人體造成危害、致癌,就是會傷害農作物與水產。

詹長權報告發表的隔天,台塑就發表了一份新聞稿駁斥他的研究發現。根據台塑說法,詹長權「只說明少部分化學物質在距六輕10公里內較高,卻無法說明相關化學物質之來源,也無法證明與六輕之關聯」,還強調丁二烯、丙烯腈的檢測結果,都低於空氣品質標準。

好,既然台塑認為詹長權的報告有問題,那我們就再來看其他報告。

經濟部工業局在二○○五年提出《雲林離島式基礎工業區環境與居民身體健康之暴露及風險評估研究》,根據六輕十四家公司在二○○四年製程物料與產量數據所得出的「模擬結果」,在「最壞情況」下,發現除了苯以外,麥寮鄉的其他致癌性汙染物最大年平均濃度都高於其他三鄉。

上述的致癌性汙染物有哪些呢?除了苯之外,分別還有苯乙烯、乙苯、異丙苯、二甲苯、氯乙烯、甲基第三丁基醚。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認為苯類物質會傷害骨髓,從而導致白血病,苯乙烯也被IARC列為第二級致癌物,對胃腸道、腎臟、呼吸系統有害。

雖然這個主管「投資」而非「環保」的工業局在報告中指出,根據六輕報核排放量資料所得出的模擬結果,和空氣檢測結果比對後發現,六輕排放的汙染物「對於空氣品質的影響不大」。然而,工業局也承認,這份研究報告的模擬結果,受六輕的定義排放量影響很大。

問題在於,六輕的空汙排放量歷來飽受質疑,台塑相關企業不僅有短報空汙量前科,而且六輕濫用緊急情況下才可使用的燃燒塔,這也會影響實際排放總量。因此,這個模擬結果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向來是受到民間與學者質疑的。

對比上述分別來自政府,還有詹長權教授所主持的民間研究後,各位發現癥結何在了嗎?

首先,台塑並不否認六輕周遭有致癌物質存在,但它認為詹長權無法證明這些致癌物與它有關。其次,就算六輕周遭有這些致癌物,而且部分與它有關,但這些致癌物質都沒有超過安全標準。

我不曉得舉頭三尺到底有沒有神明,但我很確定我們的頭上有衛星。

美國太空總署(NASA)有兩顆配備中尺度影像光譜儀(MODIS)的衛星,長期在世界各地收集氣象、煙塵與空氣品質資料,它們分別叫做Terra和Aqua。在NASA的資料公開網站EOSDIS Worldview中,每個人都可以查詢這兩顆衛星每天究竟都看了些什麼。

這個網站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料庫,就是空氣品質(Air Quality)監測,這是透過分析光譜儀中的氣膠(Aerosol)濃度,所得出的空氣品質圖像化成果。所謂的氣膠,也就是國人熟知的懸浮微粒(Particulate Matter;PM),對於環境、人體健康有重大的影響。

我在網站中隨手擷取了幾張監測圖像,整理出以下的圖集。發現了嗎?台灣有個地方經常(或經常只有這裡)籠罩在超高濃度的細懸浮微粒中,而那裡就是六輕工業區。

圖九

六輕周遭上空經常籠罩在高濃度PM中,恰巧當地的空氣監測結果發現許多致癌物,我們又恰巧無法從NASA資料中,發現台灣其他地區的PM會擴散到六輕一帶。這個客觀的現象告訴我們什麼呢?

我認為,六輕對當地的空氣汙染有相當程度的貢獻,而且六輕周遭是全台灣空氣品質最差的地方。

當然,從NASA資料也可發現,台灣的空氣品質確實受中國大陸影響甚鉅;中國沿海的懸浮微粒經常會因風向、氣候影響,大舉飄散到台灣來。問題在於,六輕做為全球規模前幾大的石化工業區,要說中國對麥寮、台西、大城一帶的PM貢獻度比六輕還高,我認為這是非常牽強的說法。

 

對一般讀者來說,要在短時間內消化這麼多專業術語、化學名稱和圖表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假設沒有整段跳過的話)。在此為各位整理重點如下:

  1. 六輕工業區周遭空氣中有許多有機揮發物屬於致癌物質。
  2. 比對NASA衛星觀測資料後發現,六輕極可能是當地汙染物質、懸浮微粒的主要貢獻來源。
  3. 六輕的空汙排放量飽受質疑,最近研究發現,它的有機揮發物排放都被明顯低估。假如它的排放量真的被低估,那麼它為鄰近地區帶來的健康風險,絕對比工業局估計的「最壞狀況」還要壞。
  4. 六輕空汙排放不止對雲林各鄉鎮帶來影響。南風盛行時,六輕工業區是彰化縣大城鄉主要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來源。

南風裡究竟有什麼?有極可能是來自六輕的有機揮發物和致癌物質,為當地居民帶來被低估的健康風險。

※ 本文摘自《南風》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