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外邊世界
世代也許是個被濫用的名詞。

更多時候,我們所謂的「世代」像一個描述,而非社會學上嚴謹的分析。他是想像的集合,是年紀的最大公約數、政治光譜、房價、薪資、工作態度、愛情觀點⋯⋯無一不可以世代分,無一不可以世代戰,他很輕易。他很有效。他切割,他統合,他是新的星座(「只因你降生此宮」、你降生此時),他用部分代表整體(因為其中代表者反應這樣這樣的特質,經歷那樣那樣的事件,這群人正是這樣那樣),他的包容是為了排斥,他的排異是為了存同──因為我是我們的,而他是他們的,而我們不同他們。

太陽花運動開啟了世代戰爭。但那不是開啟,而是重啟。世代戰爭一直存在──端看你怎麼定義世代,太陽花學運是近年來炸藥噸數最大,波及最廣,光點最燦爛的核爆點,因此接連引起不同議題相鄰區塊上密集的爆炸。從那之後,整個台灣社會的心跳加快了,你可以說,新陳代謝來了,不是年輕人站起來了,而是老人開始視自己為老了,一個例子是,2016年116大選,有個政黨在選舉時推出所謂「五年級生廣告」、「聽媽媽的聲音」廣告,他們先把自己封閉起來,然後要你打開他,戰爭不是白熱化,而是反覆確認敵與我,戰爭是門好生意,攻與守,彼此都在世代中找到一點安慰,一點根據。也許,他們不是形塑了世代,而是在世代中形塑了自己。

一切大局落定,但又像是一部電影的尾聲時旁白,老說這趟旅行永遠不會結束。世代戰爭不會完結。

我們如何想像世代?當界線必然存在,那條分線是怎樣被按下的?人類如何成為群體,我們成為自己?這一期《外邊世界》,來自不同世代的作家同心協力,伊格言重寫文明簡史,這麼厚一本文明發展史讓他壓縮在數千字裡,很有重量,很挑釁,那其實是一個寫作者面對世界的勇敢與擔當。張耀升以電影之眼切入愛的世代鴻溝,奇想天外,卻又纏綿的絲絲入扣,堪稱本期扣扣姊,就要扣住你的心。陳栢青用G片談世界史的結構,很刁鑽,若有似無,在廢話和奇想之間跳躍,也是一種敢,可也還要能才行。這一期,《外邊世界》全面啟動,他們真的用盡力氣,他們就這樣成為一代人。是他們寫出了自己一代。

繼續閱讀:

  1.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除了生殖之外別無他物►►►
  2. 【特稿】陳栢青:自己的模樣►►►
  3. 【特稿】伊格言:為何方文山的捷運標語如此中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