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力群

二○○八年二月,在我的部落格開張前夕,我做了回顧,就是重新思考「完全電腦化的短線操作」這個古老問題。

台股的長線跟中線操作都可以依賴完全電腦化,但是短線確實有一些問題,苦苦無法解決。

我自己很明白一點:我跟一般操作者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剛開始做專職操作者的時候,沒有帶太多的成見」,不像很多操作手還沒有經驗之前,就已經看了很多股票書籍,或者腦袋裡裝了一堆錯誤的邏輯觀念。當然,我也有錯的觀念,但跟某些人「根深蒂固」的狀況相比,我覺得我好很多。

別人是先學瞄準開槍再上戰場,我是先在戰場上憑著「求生本能」跟敵人搏鬥,回到軍營後再回憶我是怎樣殺死敵人(或是怎樣被殺),接著再來思考要怎樣瞄準敵人(或是不必瞄太準),及怎樣用最有效的方法打擊敵人。

換言之,我跟一般人學習股市的方法完全相反。我是有了自己的經驗之後,再來檢視股票書籍上面寫的東西到底適不適合實戰需求。

但是這樣做也有一個缺點,就是這樣的做法會缺乏理論跟想像力。

幸運的是,我這個人天生就比較喜歡理論跟想像,我本來就不喜歡現實。那為什麼在股市中我會去先搞實戰再搞理論呢?──那是因為實戰可以很快拿到現金。(我承認是有點俗氣。)

基本上,台灣股市是這樣的:拉抬指數,拉到漲不動時就橫盤,橫盤時其實很多主力並不知道整理完是要漲還是要跌(也有些主力知道,但不是每次都固定一批人;也有些人自以為「知道」,但知道的卻是錯的),所以橫盤時會震盪。整理震盪完了以後就向上突破或向下突破。

那如果不橫呢?尖頭反轉呢?──那就是有批人把事情搞砸了,籌碼的流動量失控了。

那為什麼不說是「拉抬個股」?而是說「拉抬指數」呢?──這個學問可就大了,不是這裡討論的重點。

所以,達瓦斯(Nicolas Darvas)的股票箱理論,真的很厲害,他為股市建立了一個基本的實務架構。

那麼,在上漲、整理、下跌這個流程當中,短線的主角是誰呢?

是K線。

但是你如果只看主角,那就不太好了。平均線跟型態就是配角,而且有的是大咖。

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電影裡面,飾演最後幕後大魔頭壞蛋的那個角色,通常不是主角,而是男配角。而且經常由資深的老牌演員來扮演。──平均線跟型態就是這樣的地位。(但是我發現這個道理一般人「極難」了解。)

進一步想:如果要把短線完全融入電腦,那是不是就要跟著K線的思考走?

我覺得這個答案,從過去到現在,我都會回答:是。

但是我也不信「邪」,這麼多年來,我也留心別人在這方面的研究發展,結果沒想到外國的短線同好竟然搞出了個「高頻交易」。這算是走火入魔了。

一般操作者研究短線,尤其是理工背景出身的交易者,很容易一頭鑽入各種數學式的技術指標計算,然後就爬不出來了。在我看來,這是目前很多人失敗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因為我認為主角是K線。麻煩的是:我很難用數學、或邏輯、或幾何去「計算」K線。

我只能用人文的心理分析去思考K線。

換言之,如果要電腦化,就要把我腦袋裡的人文思考變成電腦程式。

嗯,我建議我自己,「暫時」不要去挑戰這項「艱難」的工作。

於是,目前我還是會「花點時間」去研究數學、邏輯,以及幾何,看能不能為那項艱難的工作墊點底子。

但另一方面,我要強調的是:「K線的人文思考」是要靠經驗苦練的。

很多人都以為這個世界的謎底是要去發現「某個尚未被發現的公式」,而不知道「某些重要的解謎關鍵」在於「提升自己的修煉境界」。

換言之,不只是要去發現祕技或發明武功,更重要的是練武功。

※ 本文摘自《交易的藝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