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正焜

親愛的,要不要上我的床?來一段銷魂的激情,讓我擁有你的精華,留下你的靈魂,你升天吧!
開玩笑嗎?當我是你的食物還是玩物啊!

可是,還真有一些生物,不知道那是多麼要命的,就是要性。某些螳螂及蜘蛛就是最有名的例子,明知危險,也要交配。

除了螳螂,許多雌蜘蛛也有交配時吃掉配偶的習性。例如,對黑寡婦家族成員之一的澳洲紅背蜘蛛來說,身為男子漢,生命的極致就是性愛和死亡。幸運的雄蜘蛛還能在死亡之前完成交配,留下自己的種;不幸的雄蜘蛛則在交配前就被雌蜘蛛當成美味充饑了。身上有血色沙漏圖案的黑新娘,在交配之後會情不自禁吃掉新郎,寡婦的名字就是這樣來的。

成熟的雌蜘蛛會散發誘惑的費洛蒙,「親愛的,你在哪裡?要上我的床嗎?」煽情的費洛蒙語言簡直讓雄蜘蛛難以按捺。為了展示交配意願,雄蜘蛛會像西班牙的吉他王子一樣,輕輕地撥弄蛛網,興奮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著。經過一會兒半推半就的前戲,開始正式交配,就在雄蜘蛛將精液注入雌蜘蛛體內的同時,雌蜘蛛也將毒液注入雄蜘蛛的身體,等餓了,再慢慢吃掉牠。

雄性紅背蜘蛛和愛侶交配後,絕大多數都難逃一死。少數僥倖逃過死亡之吻的雄蜘蛛,在交配後躡手躡腳逃離現場,等待填滿另一個儲精槽的機會。有人統計出來,每次交配,有三分之二的雄蜘蛛變成母蜘蛛的食物;八成以上的雄性紅背蜘蛛,不是在首次交配時葬身雌蜘蛛編織的愛與死的網床中,就是稍後被獵食者謀殺,能有第二次交配機會的雄蜘蛛不到兩成。

※ 本文摘自《性不性,有關係?》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