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口述/威利 & Luke 撰文/鄭雅文

春雷響起,預告今年春天多雨,但採訪當日卻像夏天,陽光在灰雲中探出頭來。

鑽進永和靜巷,威利與 Luke 的甜點工作室「Look Luke」,同時也是住家,他們雖沒有店面,卻以游擊方式不定期在臺北好丘市集擺攤,甚至有客人特別錯開南下返鄉的時間,只為了去市集吃到他們的甜點。

「我很喜歡吃手工蛋糕,帶有一種手感的記憶。就算是一樣的食譜,不同人做的,味道就是不一樣。」威利小時候家境並不富裕,生活中很少品嘗甜食,對味蕾的記憶也很單薄,也因此現在研究甜點,就像展開了味覺光譜,每一種味道都特別強烈。

回想兒時的美食記憶,一週能吃到媽媽做的里肌肉豬排,就是大餐了。以前很難理解媽媽的辛勞,開始做了蛋糕才明白,媽媽的炸里肌肉豬排,得要先經過醃漬、拍打、裹上番薯粉,下鍋油炸才能製成,料理繁複的工序背後,都是心意。所以自己也是用這種款待的心情為客人做蛋糕;小小的烤箱裡,一次最多只能烤四條磅蛋糕,這是大量製造的蛋糕工廠所不能取代的溫暖和心意。

爬上六樓 Look Luke 的頂樓公寓,客廳桌面早已擺了滿桌的蛋糕與食材,在看似隨興的擺設中,卻隱含秩序與美感;即使空間小,卻不覺擁擠,角落擺著從「古道具」買來的老古董櫃,裡頭收集了許多到日本旅行時買的食器杯盤,空間乾淨而整潔。

透著滿室陽光的頂樓公寓,威利與Luke的磅蛋糕簡單,卻富涵詩意,連撒糖粉都像一種儀式。

透著滿室陽光的頂樓公寓,威利與 Luke 的磅蛋糕簡單,卻富涵詩意,連撒糖粉都像一種儀式。 圖片授權/小日子享生活誌

從事平面設計十多年的威利,對物件的比例、美感相當要求,這也體現在他們的甜點中,外表樸實的磅蛋糕,從包裝到整體形象,都維持著一貫乾淨簡單的作風。不過,說起開始做蛋糕,卻完全是誤打誤撞。

兩年前,威利辭掉了設計師的工作,想與 Luke 一起開咖啡館,甜點是為了開店才著手研究。捲起袖子,威利說:「我們無法想像自己在任何食物都不會做的狀況下,就直接開店,所以就先試著自己動手做甜點。」最初兩人也沒打算在網路上販售,只是將練習磅蛋糕的過程分享在臉書上,卻開始有朋友詢問,兩人才連忙架設臉書粉絲團,沒想到一傳十、十傳百,竟成了市集中的人氣甜點。

男子與甜點,像處在南北極的兩端,陽剛與甜膩,頻率很不一樣。剛開始兩人對甜點一竅不通,於是從只要糖、奶油、雞蛋、麵粉即能製成的磅蛋糕出發,威利分享:「也許因為不是科班出身的關係,少了一些框架,口味的調製是從生活的記憶而來,有些味道會彼此提味加乘。」例如他很愛喝威士忌,便直覺蜂蜜、焦糖蘋果餡與威士忌一定很搭;Luke 則補充:「無意間將旅行日本時買的抹茶,與臺灣的桂花釀拌在一起做成磅蛋糕,搭配單品咖啡,竟讓桂花的味道更為突顯。」

繼續閱讀:男子漢甜點系列報導

  1. 【茶寮侘助】茶寮裡的白玉糰子 乙骨家的甜蜜味
  2. 【KENBAKERY】以威士忌提味的硬漢甜點 磨練人生的純粹

※ 本文摘錄自《小日子享生活誌05月號/2016第49期》〈男子漢甜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