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錦樹

鄉愿,重男輕女,血緣和地緣關係仍主宰著社會關係,逢事關說(從小孩唸書,到立委的官司)。男女分手時把女友亂刀捅死,幾乎每週都會發生。頻繁的程度一如詐騙,幾乎可說是台灣特色了。一如台式民主,台式交通習慣,台式法院,台式過街老鼠總統。

貪污?台灣還抓得到,馬來西亞簡直就是國家分贓體制的一部分了。立法院霸佔主席台耍流氓、打架?在英國人留下來的體制裡,早就清場、抓起來了。臉書上人人在罵馬英九總統,如果是馬來西亞,內安法令之後有煽動法。在馬來西亞,公共政策無從監督,公務員佔人口比率之高世界第一,效率之差大概也是名列前茅。

近年此間年輕人在鬧世代革命,高喊世代正義,凡事怪政府,「政府為什麼對不起年輕人?」喧騰一時。我有次忍不住感慨:有個政府可以抱怨已經很不錯了。抱怨其實隱含著期盼,表示政府其實還是有希望的──即便相當微渺。然而來自馬來西亞的我們,面對種族政治,早就習慣什麼事都自己來了。人生苦短,很多事都不能等,等它垂憐你可以等到老、等到下輩子。

馬來西亞經驗(或許加上新加坡經驗)讓我們凡事有得比較。半年前大馬大選,同鄉異常興奮,好像政黨輪替指日可待(這多半還是受到台灣政治變天的刺激),甚至一些數十年不曾聯絡的朋友都來聯絡,要我表態,但我異常冷淡,不全然因為已是異鄉之人。年輕時我們都細讀過楊建成的相關著作,知道大馬的選區劃分的詭計(劃分的結果是,華人選票好幾票只抵馬來人一票)。更何況,大馬的憲政結構,國會之上還有由各州蘇丹組成的統治者會議,必要時可解散國會。換言之,大馬的政治體制不是什麼虛君共和(別天真了,朋友們),而是以封建制為民主制的鑄鐵屋頂。最高元首由統治者會議選出,權力不下於泰皇。那整個即是大馬民主體制防止翻盤的煞車掣,它的背後就是主要由馬來人組成的軍隊警察,基本目的是維持馬來至上的優勢。靠選舉處理不了它,沒有人會輕易讓出到手的優勢。除非是革命,但革命太難,而且一定被種族化。

閒聊時,大馬的年輕朋友認為台灣問題比大馬問題複雜多了,但我的看法正相反。兩岸、統獨,都不過是歷史的陣痛。連每年花多少天文數字的國家預算養那九個皇室,自建國以來,身為國民你也無權知道。更何況,還有那碰都不能碰的伊斯蘭教。在大馬,非回教徒連阿拉都不能呼喚。

李光耀長期以來從地緣政治的整體視野對民國──台灣命運的觀察(最終被大陸統掉是必然的),迄今猶被本土論者嗤之以鼻。但二十多年前他對李登輝說台灣的優勢最多只有二十年,卻不幸而言中了。那時的台灣「錢淹腳目」,南方智者的諍言,當然被當成屁話了。台灣被譏沒有國際觀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連可能直接影響它命運鄰國都沒興趣多了解。國外的災難,最關心的就是裡頭有沒有台灣人,運動賽事只要台灣選手一出局,那比賽好像就結束了。如果沒有台灣選手參加,就好像停辦了。不想依賴大陸而轉向東南亞投資的「南向政策」,但竟然對印尼、越南的國土民情、排華歷史一無所知。排華時誰管你是哪裡來的?「Taiwanese」的標籤就免於挨揍?會不會太天真無邪了。這常識原本看電視就該知道的,但如果你只看台灣的電視節目,可能就不會知道。

小國的夜郎自大(自認為是亞洲中的先進國,僅次於日本),自我想像的大國的老態龍鍾,反應遲鈍(譬如其國籍法,竟然沿用民國初年的,對移民的輸入極為不利)。僵化至極的會計法,疊床架屋、多如牛毛的法令,讓它遇到世變時,調整起來總是慢半拍。

統一或分離的歷史進程,甲午戰爭留下的歷史問題,持續本土化過程中的歷史暴力,我們也許都將共同見證民國的日落。俗話說,計畫趕不上變化,但這座島的種種政策實在看令人不出有什麼長期的計畫。恐共教育深入骨髓。先見每被譏親共,或干涉內政,將來的台灣,是蛻掉民國這老舊的硬殼,自我重生為民主國,還是被北方大國一口吞下,那只有等待時間的裁決了。習於後見之明,也可能是另一種習性。

從雙十國慶動手寫這篇文章,假油事件一路延燒。從混油(我家赫然有一瓶用掉一半的沒有花生的花生油),到餿水油(愛在外頭吃炸雞排的青春期兒女一定吃了不少),飼料油。我們常買它們的食品的大廠味全,竟然是家大詐騙集團。前些年台灣媒體每譏笑大陸專生產黑心貨,山寨仿冒,無所不用其極。如此浮現的事實是,華人的唯利是圖大概都一樣,當金錢成了唯一的價值信仰,還有什麼是不能賣的。華人的聰明奸宄苛刻,到哪裡都是一樣的。那一直是華人移民的生存資本,遇強則屈、有洞則鑽,遇弱凌之,也幾乎是一種天性了。大馬政府反正不管(官員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比如:搞錢),即便有,也沒人知道。

詐騙(聰明,極具表演天分,快速吸收新資訊),酒駕撞死人(膽識過人),屠殺分手女友(愛妳入骨),處處工程弊案(不吃可惜),關說(法律不外人情),鑽法律漏洞(有漏洞表示法律不完善)……有些東西一直反覆出現,就像信仰那樣牢固,必然有其深厚的社會基礎。

一道吃餿水油、飼料油的台灣經驗,應該讓那些愛台灣、文學上有著強烈地盤意識的台灣朋友們,對我們產生一種革命情感吧?

※ 本文摘自《火笑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