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我希望香港人向強權說不,我都可以,你怎會不可以?」(林榮基,2016)

這兩日,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先生召開記者會,揭露他與其他幾位夥伴,因為經營書店銷售特定書籍而被中國政府扣留的種種經過。

這幾個月,在台灣的我們,也許是因為都在閱讀、出版這個業界裡努力,所以也格外留意銅鑼灣書店的相關消息。猶記得當初林榮基返港時,對外噤口,要求銷案,說不需要警方協助,也不肯多透露其他細節;我也還記得,銅鑼灣書店另一位股東李波寫的平安信,甚至表示「自己偷渡回中國內地自首」。明眼人當然知道,這些在強權壓迫下的發言與行動,都是不得不的明哲保身,當然,也沒有人會指責他們不敢說真話。

然而就在我們以為不會有人敢說真話的時刻,林榮基先生說了。

林先生公開了他被中國政府在扣留數月,被剝奪人身自由,期間不但被禁止與家人接觸,更被禁止尋找律師的協助的種種經歷。中國政府更要求銅鑼灣書店相關人員交出書店會員購書資訊。

事情演變至此,您擔心嗎?在這個某些人認為「太自由」的小島上,一海之隔,我們還能安心讀書、賣書多久?同時身為讀者與Readmoo店小二的我,十分憂慮,並且不表樂觀。

言論、閱讀、出版與資訊的自由,事實上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東西,然而對更多人來說,這可能幾乎等同生命,甚至超越生命。不在乎的人們或許會疑惑,誰會把這種事情看得比生命還重?不過就是少看幾本書,有什麼了不起?那些書就算在太平盛世我也不見得會去讀,讀了說不定還會睡著呢。

誰會把這種事情看得比生命更重?鄭南榕是,林榮基也是。

我們或許不需要和他們一樣,把言論自由看得比生命更重,但是,我們至少不能假裝這一切不干己事。

六月至今才剛過了一半,我們在6/4(是的,就是那個對岸不能說的日期)上線了「為你的熱血加上裝備」書展,其中有很多是獨裁統治者不會希望人們讀的書,特別推薦諸位,在還能讀的時候趕緊讀:
夢見、消息與八卦」類別,幫助經常為了太多消息與資訊而混亂的現代人更有能力篩選、判讀與獨立思考,在資訊狂潮中站得更穩。
人權、道德與正義」類別,幫助你重新省思「正義」與「自以為正義」之間的微妙界線,避免被傳統窠臼綁架。
土地與經濟」更深入地從各個面向幫助人們瞭解金權遊戲背後的運作,那經常是社會問題的病灶所在,卻常因為看似複雜而讓人卻步。
政治與中國因素」類別,則是專門為台灣現今處境而設,在這個時代,「什麼都跟中國有關」原本是一句諷刺政治狂熱份子的玩笑話,如今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現實困境,不可不慎。

自由民主,從來不是憑空得來,卻很容易不知不覺地消失。這並不是「狼來了」那樣隨口恐嚇的句子,而是一鍋正煮著青蛙的溫水。而思考、正義、自由這些詞彙,並非只是讀書人或知識份子的事,販夫走卒,哪個人不需要自由?誰又願意在階級底層苦苦掙扎?然而一旦放棄思考,一旦放棄爭取,就連原本僅有的人權都會失去。

並且,會失去自由,失去人權的,不會只是知識份子,這些人通常都是首當其衝,但受害不會到此為止。

前文裡所提到的林榮基先生,他的偉大並非因為他是一個讀了很多書的書店店長,而是因為他已經經歷過可怕的軟禁與脅迫,明知自己與家人的生命安全都可能因為他公開經歷而受到威脅,明知他只要不說話乖乖配合中國政府就能明哲保身而且沒有人忍心怪他⋯⋯但他沒有,他站出來說話,讓世人知道,我們所懷疑的「被失蹤」「被自殺」⋯⋯都是可能的,都是會真實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的。

就如同《硬漢有時軟軟的》裡,描述了許多為心中柔軟聖地而奮戰的硬漢,我們知道硬漢並不是耍刀弄槍殺人不眨眼或者很會放狠話,而是有所堅持,為了必須保護的人事物,與必須堅持的信念挺身而出,那樣有所柔軟的堅硬,才配得上「硬漢」二字。

總會有人喜歡開玩笑,說蝙蝠俠的超能力就是錢。錯了。蝙蝠俠的超能力,是身為一個既得利益者,卻願意用自身性命去維護正義,扶正秩序,不惜與黑社會勢力及藏污納垢的公權力對抗的精神。
-《硬漢有時軟軟的

想要成為一個硬漢,與性別、年齡、學歷、讀了幾本書,其實並無相關。手無縛雞之力的林榮基先生,他所做的選擇,讓他成為一個真正的硬漢,而我們可以想像的是,是他長年以來所讀的那些被多數人當作「讀那種東西幹什麼」的書本,內化成為他個人,促使他做出如今的決定。

讀書,不是為了成為帶著膠框眼鏡看似充滿氣質的文青,不是為了顯得自己品味超然高人一等,而是成為硬漢的其中一種方式。當然不是每個愛讀書的人都能成為硬漢,但確實有人是因此而訓練出強悍的心靈,如林榮基先生,如鄭南榕先生。

讓我們衷心祈禱林榮基先生與他的家人平安,並從現在開始,藉由閱讀與其他方式,讓自己更靠近那樣的硬漢一點。

►►►為你的熱血加上裝備:走上街頭前,先知道這些事

►►►超準心測:硬漢如你/妳,心中那個軟軟的地方究竟在哪裡?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