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商業周刊提供

Nike 創辦人談最親密夥伴:這裡,充滿正向氛圍。

我們拜訪、參觀了 20 多間工廠。大都不好。幽暗、髒亂,員工重複同樣的動作、眼神空洞。但在台中以南的斗六小鎮裡,我們找到一間看來頗有希望的工廠。

它叫豐泰,是由一個叫王秋雄的年輕人管理。工廠小但乾淨,充滿正向的氛圍,王秋雄也一樣,是個為他的工作場所而活的「鞋痴」。也住在那裡。當我們注意到工廠旁有個小房間寫著禁止進入,我問裡面是什麼。

家,他說。「我和內人和我們三個孩子住的地方。」

我決定讓豐泰成為我們台灣事業的基石。~ 菲爾.奈特《跑出全世界的人

這家藏身在雲林斗六鄉間的企業,它的員工平均年薪 110 萬,全公司都 5 點下班,如果要加班,得事先跟公司總裁申請。工廠都設有幼稚園,員工都有免費午餐。

這家公司是豐泰企業,也是台灣製鞋股王。如今,它是掌握 Nike 球鞋的最大代工霸主,籃球之神喬丹、小飛俠柯比、小皇帝詹姆斯的球鞋,都來自這裡。

「做好,比做大更重要。」這是豐泰董事長王秋雄,經營豐泰 45 年,最大的啟示。也讓他成為 Nike 創辦人菲爾.奈特自傳中,唯一提及的台灣製鞋業合作夥伴。

王秋雄 1965 年畢業自台大商學系,堪稱是當時全台灣前 5%的菁英。他是富二代,父親王文溢在台中創辦豐全橡膠廠,出口自行車輪胎,隨後轉做橡膠鞋。

在豐全當三年廠長後,他決定自立門戶。他跑到斗六跟農會總幹事借錢,加上大姊的資金,2 百萬創立豐泰。當時的製鞋聚落在台中,他到斗六設廠時附近只有甘蔗田跟稻田,一片荒涼。

公司訓第一條,就是養人才

斗六的人才不如台中大都會多,「人才的定義是長期願意跟我做。」王秋雄為了留人,開設幼稚園是第一步;留才的第二步,是員工訓練。

在政府都沒規定要戴安全帽的年代,王秋雄要求員工騎機車要戴安全帽。他視人才為資產,因此連員工下班要戴安全帽都管。他對人才最大的賭注,就是堅持根留台灣,敢在危機時向 Nike 說不!不僅確立了豐泰「做好」的路線,也提升了台灣製鞋產業。

幣值狂升年代,敢拒絕客戶

1987 年,新台幣兌 1 美元從 40 元,升值到 30 元,突然間變成 25 元,台灣工廠爆發出走潮,兩千多家製鞋工廠全跑了,全部關門,這也包括王秋雄哥哥接手父親留下的家族事業。豐泰的大客戶Nike也要求豐泰出走,但王秋雄卻不願意。

拗不過王秋雄的堅持,奈特也決定幫他一把,把高價鞋款訂單繼續下給台灣豐泰,他知道單價越高,越有本錢吸收調高的人工成本。這個高價鞋款,就是喬丹鞋。

麥可.喬丹是籃球之神,喬丹鞋成了當時全球銷量最大的單一鞋款。當時一雙雙從雲林斗六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喬丹鞋背後,其實藏著重感情的王秋雄,不願意放棄台灣的故事。奈特支持了他 10 年,一直到 2000 年豐泰才結束在台灣的生產線。

王秋雄的不願放棄,也帶動了台灣的Nike供應鏈。三芳化學工業會跨入鞋面人造皮的事業,Nike 的糊膠七成使用南寶樹脂,都是因為王秋雄建議。

說服 Nike,在台設研發中心

「我擔心有一天醒來,Nike 是龐然巨物,而豐泰只是一個蘿蔔,永遠不是平等的買賣雙方。」王秋雄花了 4 年爭取 Nike 在豐泰設立第一個海外研究設計中心,還提供 Nike 員工辦公的場所,豐泰內部有個被稱為 Nike Zone 的區域,只有 Nike 員工可以進出。

「我為什麼要設這個研發中心?就是為了人才。」Nike 每次研發新產品,如空氣袋(Air Bag,用於氣墊鞋)、針織鞋面球鞋(Flyknit),都會找上豐泰共同開發。參與開發,除了讓豐泰有機會獲得利潤較高的新訂單,也讓王秋雄有鍛鍊人才的機會。

王秋雄在 37 年前,就撥出企業盈餘的 10%設立員工專屬幼稚園,每學期註冊費僅收 5500 元,教案都是請專家量身打造。如今豐泰幼稚園裡的第一批「豐泰寶寶」,已有人做到豐泰的處長級主管。

在求「大」、「快速成長」與「利益極大化」贏者全拿的主流經營思維下,王秋雄用 45 年的時間,在雲林斗六證明,企業獲利好也可以讓員工幸福。

※ 本文摘錄自《商業周刊 第1495期 2016/07/06》<喬丹鞋背後神秘台廠>,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