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閱讀《天蠍之鉤》時,會明白陳蕙慧說這些短篇「充滿創作的期待與企圖」,並非身為評審的溢美之詞。

天蠍之鉤》是第十四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入圍作品的集結,書中收錄五篇入圍短篇,有走古代武俠風的〈踏雪無痕〉、溶入民俗傳說與科學的〈進化的引信〉、置入國內司法偵查過程及審理制度的〈法律與淑女〉、帶出上班族心事與流行星座運勢的〈天蠍之鉤〉,以及應用都市傳說及學生探險活動組成的〈廢墟惡靈〉。

第十四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頒獎典禮在2016年7月30日,於臺北金車文藝中心舉辦,徵文獎的決選評審資深出版人陳蕙慧,在頒獎典禮上對這五篇入圍作品投以極深的期許;因為這些內容風格迥異的作品,有些貼近臺灣社會的生活樣態,有些融貫了專業知識。

如何融入專業知識?

有趣的是,在頒獎典禮的前幾分鐘,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剛在同一個場地辦完以交換心得、同好交流及講座為主的第十五屆年會,講座的主題,就是「如何寫出心中的故事:如何將專業知識融入小說中?」

講座由推理評論家路那主持、推理作家寵物先生及薛西斯對談;寵物先生的《虛擬街頭漂流記》曾獲島田莊司獎首獎,薛西斯的《H. A.》也曾入圍島田獎決選,兩位作者都有資訊工程相關背景,目前也都從事相關工作。寵物先生表示,《虛擬街頭漂流記》的靈感,來自自己唸大學時接觸到的「虛擬實境」概念;在電玩產業工作的薛西斯,則在《H. A.》裡帶領讀者進入電玩公司,還將推理案件設計在遊戲場景當中。

要有娛樂價值,要有文學涵養──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及徵文獎頒獎

面對路那「使用專業知識時,要如何讓普通讀者也讀得懂?」的提問,寵物先生認為在開始創作之前,就要先確定專業知識在故事裡所佔的份量,確定可以用多少篇幅來解釋這些知識,才不會出現用過小容器裝過大概念的情況。薛西斯將回答分為兩部分:一是她利用電玩遊戲中某些與現實不同的部分來設計詭計,這部分要盡量簡化技術說明,不要讓專業知識成為讀者進入情節的阻礙;另一則是她必須讓讀者對電玩公司的日常工作狀況產生一定程度的認識,這就得多描述業內的真實情況,才容易讓讀者感受到電玩產業的氛圍。

面對專業之外

但是創作者不可能所有領域都精通,路那追問,「如果遇到非專業領域,要怎麼辦?」

薛西斯的回答比較謹慎,「我不會冒險去寫完全不熟悉的題材,會先找和自己專業較相關的領域取材,因為這樣比較知道自己該怎麼找資料。」「要先掌握好專業領域,畢竟吸收知識並內化,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寵物先生有類似的想法,不過他也補充,「當然,也可以詢問專家、多方求證,如果真的遇上自己不專業的題材又閃避不了,那就花時間研究吧!」

寵物先生目前專攻推理、薛西斯的創作類型很廣,而從兩位作家發表的第一部推理長篇來看,故事的內容都與自己的人生經驗或職場環境呼應;「我認為作家都是從自己當讀者的經驗裡去學習寫作的,」寵物先生說,「我讀的大多是推理小說,有興趣寫的自然也是從生活裡找出靈感的推理小說,不過我也認為我的閱讀領域越來越廣,創作的跨度也會因此更加多元。」

「我比較『故事先行』,也就是我會先想故事,再去考慮它適合用哪種類型來表現;」薛西斯表示,「其實,我認為任何文類寫的都是人,我的作品,會隨著我對人的理解慢慢增加而改變。」

陳蕙慧在頒獎典禮時引用小說家王文興之言,「所有小說從頭到尾其實就是一句話,一句作家想對世界說的話」──這就是文學。陳蕙慧認為,推理小說不但要有娛樂價值,也要有文學涵養;不但是作者想對世界說的話,也是作者的人性觀察。

第十四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入圍及得獎名單
首獎:進化的引信/舟動
入圍:踏雪無痕/霞月
入圍:法律與淑女/弋蘭
入圍:天蠍之鉤/沙棠
入圍:廢墟惡靈/克拉珊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歷史紀錄:

  1. 推理故事影像化,文本與影劇的頂尖對決──側記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2015 年會
  2. 推理小說家筆下的年少時代──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專訪辻村深月

延伸閱讀:

  1. 殺人偵探社
  2. 假面殺機
  3. 死亡遊戲
  4. 倒帶謀殺
  5. 平安夜的賓館總是客滿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