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的恩師井伏鱒二(Ibuse Masuji)為了改變弟子的生活,邀請弟子到可以看到富士山的山梨縣別墅客居。太宰治的精神狀況才逐漸穩定下來。

翌年,也就是太宰治三十歲時,由恩師井伏鱒二做媒,同任職高校教師的石原美知子(Ishihara Michiko)結婚。婚後搬到東京三鷹。之後,太宰治的作品逐漸明朗快活起來。

尤其他在三十六歲時,於空襲警報的嗚嗚聲下寫成的《御伽草紙》,連向來否定太宰治作品,一句好話也不願意說的三島由紀夫(Mishima Yukio)亦甘拜下風。

這時期的太宰治已經名滿天下。可是,他因工作過度與過往的酗酒惡習,致使肺結核宿疾惡化,逐步走向死亡。

最後一個女人:山崎富榮

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六月十三日,三十六歲的太宰治和山崎富榮(Yamazaki Tomie)兩人在玉川上水投河自殺。

這回的太宰治,沒有失敗,他終於結束了「人間失格」的一生。

六天後,兩人的遺體被發現時,太宰治的遺體由相關人員運送至某小飯館的二樓,亦是太宰治的工作場所。幾個小時後,太宰治的遺體又被放入豪華棺材,運送至別處。

另一方,山崎富榮的遺體則只蓋上一張草席,直至中午過後,一直被擱在堤防上,只有七十歲的老父山崎晴弘(Yamazaki Haruhiro)孤單一人,像被世間人遺忘似地呆立在面目全非的女兒遺體前。

當時,這起聳人聽聞的案件,引起眾多人的關注。

到底是山崎富榮誘引太宰治自殺,或是自殺慣犯的太宰治誘引山崎富榮尋死,亦或雙方於事前商量好的呢?以文壇為首,各方面議論紛紛,滿城風雨。

太宰治的父親是貴族院議員,哥哥是青森縣知事,當事人則為著名作家。與之比起,山崎富榮只是個同有妻之夫情死的女人,是個導致富有才華的作家走上死路的惡女。這是當時一般人對山崎富榮的評價。

不過,根據山崎富榮與太宰治認識後,直至兩人一起情死之前所記載的手記內容,可以浮現出山崎富榮的真正面貌。

山崎富榮生於大正九年(一九一九),高等女學校(相當於現代的高中二年級)畢業後,在YWCA學習英文和戲劇。父親山崎晴弘在東京御茶水設立了日本國內第一家美容學校時,山崎富榮不但參與經營,也負責掌管位於銀座的另一家美容院。

山崎富榮二十五歲那年,同三井物產公司職員結婚,但新婚生活僅過了十多天,丈夫便單身前往三井物產馬尼拉分公司赴任。之後,被派到戰場,自此行蹤不明。

戰爭結束後,山崎富榮陸續在鎌倉、三鷹等地的美容院工作,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三月某天夜晚,經由美容院朋友的介紹,在三鷹某家賣烏龍麵的露天攤子與太宰治認識。這一年,山崎富榮正值二十九歲。

兩個月後,山崎富榮和太宰治成為露水夫妻。

太宰治向山崎富榮提議:「妳願不願意冒死和我談一場戀愛?」山崎富榮回說:「假若要談戀愛,我想談一場冒死的戀愛。」

以下是她在日記中記載的內容。

我明白身為孩子的若比父母先死,是一種不孝行為。只是,我遇見了一位在所有男人中,沒有人能比得過他的人。或許爸爸您無法理解我這種心情。

只要太宰先生還活在這世上,我也會一起活著。但是他終究會死。因為他深愛日本,深愛人,深愛藝術。

請爸爸諒察一個已經身為人父,卻必須留下孩子,而且必須選擇自殺這條路的人的悲哀。

想到父母的晚年,我也很傷心。

可是,每個當孩子的人,也總有一天都要離開父母。

每個人都免不了死。

(中略)爸爸,請您原諒我。

我只能選擇這種活法。

如果太宰先生是爸爸的兒子,爸爸一定也會很愛他,他正是這種人。請爸爸讓我在黃泉之下保佑您吧。

我愛的,是身為一個凡人的津島修治。

從字面上判斷,此時的山崎富榮和太宰治似乎已經決意尋死了。

這一年,太宰治的妻子生下第三個孩子。十一月時,太宰治的情婦太田靜子(Oota Shizuko)也生下一個女兒。山崎富榮則在七月收到丈夫戰死的正式通知單,同樣在這個月,太宰治向山崎富榮表明想自殺的決意。

山崎富榮在十二月三十日的日記中,寫了如下的內容:

身為女人,無論她的生活樣式如何,就一般所謂的幸福標準來說,不得不一個人活下去這件事是一種不幸。

即便擁有充裕的物質環境,即便在別人眼中似乎過得很幸福,但這種幸福和世間一般人所說的幸福,性質完全不同,尤其進一步深入當事人的內心世界時,便會明白該人其實離富足優裕的狀態很遠,日子過得很寒峻。

對這種最脆弱的人,世間不但不給予同情,有時甚至以白眼對之。

這時期的山崎富榮已經辭去美容院的工作,獨當一面地負起看護太宰治的病狀兼秘書等身邊瑣事的責任。不僅如此,她還將自己約二十萬圓的存款,全花在太宰治的飲食費和藥物費以及訪客的款待費上。

換句話說,這時的山崎富榮一個人身兼太宰治最後的母親、秘書、護士、情婦四種角色。

第二年,太宰治雖然執筆寫下《人間失格》、《最後告白GoodBye》等作品,病狀卻逐日加深。

男女之間的內情並非第三者能夠理解的。不過,太宰治自從認識山崎富榮後,在僅僅一年的期間中,寫下他的代表作之《斜陽》、《櫻桃》、《人間失格》等作品,卻是一件不爭的事實。

山崎富榮確實打心底深愛著太宰治。可是,太宰治到底有沒有真心愛過山崎富榮,時至今日,任何人都無從知曉了。

※ 本文摘自《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