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尤阿希姆.鮑爾

棉花糖是種大小如杏桃、嚼勁似橡皮糖的甜食,在美國廣受民眾喜愛。棉花糖對兒童有難以抗拒的吸引力,正因如此,兒童自我節制能力的研究者,便把腦筋動到了這種甜食上頭。

美國心理學家沃爾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 1930-),在一九六○年代末期,想到了一個雖然簡單、但卻十分絕妙的點子。親切的女性實驗人員,會個別提供受試兒童一顆令人垂涎欲滴的棉花糖,她會告訴受試兒童,可以立即將置於盤中的那顆十分誘人的棉花糖吃掉,或是等她先離開一陣子回來後再吃,如果受試的兒童可以等到那個時候,她會再給他們另一顆棉花糖作為獎勵。受試的兒童並未被禁止食用已置於桌上的那顆棉花糖。不過,他們倒是知道,唯有當自己可以等到大人回來時,才能獲得加倍的獎賞。

實驗人員可以藉由測量,在兒童或許最終還是屈從於自己的衝動之前的等待時間,去了解兒童抵抗眼前誘惑的能力。這項實驗英文稱為「延遲享樂實驗」(Delay of Gratification Task)或「棉花糖實驗」(Marshmallow Task)。在這項實驗的過程中,每名受試的兒童都是單獨進行。

要滿足立即的願望還是追求長期的目標?

對於兒童來說,棉花糖實驗是一項自我節制的挑戰,就如同大人在現實生活中所面臨的種種誘惑一樣。事實上,無論是兒童、青少年,還是成人,我們幾乎每天都會面臨這樣的選擇,究竟是要立即實現眼前的願望,還是要為了更重要或更長期的目標,放棄實現眼前的願望,或是至少將需求的滿足稍微延後。

自我節制能力的發展,不單單只是對人類這個物種而言,是項演化的成功策略,對於每個個人而言,它同樣也是相當重要的成功策略。無論如何,棉花糖實驗的研究者得出了與但尼丁研究的作者類似的結論:習得良好的自我節制能力,會對我們日後的人生帶來長期的正面影響。

在棉花糖實驗中能夠比其他受試者等待更長時間的四歲兒童,[1]當他們到了十四歲大的時候,不僅社交能力較高,自信心也較強。此外,這些青少年也表現出了較高的專注力,而且抗壓力較高,行為舉止普遍較為理性。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的學業成績也比較優秀。[2]

棉花糖實驗中自我節制能力較弱的兒童,在長大成人之後,同樣顯現出了在這方面所受到的影響。那些在幼年時期無法為等待獲得更好的事物而放棄立即消費的兒童,在長大成人後,出現精神障礙的風險相對較高,[3]不僅如此,他們多半會體重過重,陷於藥物依賴,甚或遭遇其他成癮問題的比例也較高。

當研究人員請求這些成人,在核磁共振成像儀裡完成一項測驗任務(在面臨誘惑時抑制自己的衝動),相較於其他受試者,他們明顯較不易完成任務。另一方面,對這些受試者所做的大腦神經生物分析也顯示出,相較於其他受試者,在這些受試者的驅力或基礎系統裡,由下而上的活動十分旺盛,相反地,在前額葉皮質中,由上而下的控制卻同時顯得相當疲弱。[4]

沒有哪個孩子天生就具有較好或較差的自我節制能力,如前所述,關鍵在於「教養」,我們能否以關愛、開明卻也堅定的態度,訓練兒童學會等待、分享和控制自己的衝動。

不過,唯有當兒童親自體驗到,這樣的策略終究是值得的,他們才會樂於參與如此辛苦的訓練過程。試想,如果所期待的報酬(無論是物質的獎品或非物質的讚賞或嘉獎)無法實現,兒童為何要放棄當下就能擁有的享樂?

註釋:

[1]所謂的「高延時者」(high delayer),與此相對的則是「低延時者」(low delayer)。

[2]參閱Mischel et al.(1989)和Casey et al.(2012)裡的總結。

[3]所涉及到的心理問題包括了,對於遭受拒絕特別敏感、經常出現邊緣性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的特徵、經常與伴侶分手(參閱Casey et al.〔2011〕裡的總結)。

[4]參閱Casey et al.(2011)。

※ 本文摘自《棉花糖的誘惑:從腦神經科學看自制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