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安德魯.斯馬特

在每個社會,有權勢者當中那一小撮核心分子總會嚮往象徵性或經濟大權,為了達成目的,他們會對社會實施專制威權制度。群眾並非心甘情願地參與這些計畫──必須用嚴厲的懲罰加以威脅並隨時監控,才能確保他們不停地工作。

你可能聽說過中國工廠極度惡劣的工作條件,那些工廠幾乎包辦了我們所有電子產品的製造。這些工廠近來宣布將致力營造出對員工更友善的工作場所,這類表態可能會讓你短暫的關切與擔憂得到寬慰。蘋果的產品是由富士康這間在中國設廠的台資企業生產製造。而富士康對於採用「科學管理」模式管理該公司上百萬名員工則是引以為傲。

這麼做的基本理念永遠都一樣:一小群有權勢的人想要控制本質上不可控制的系統,希望迫使這些系統去做它們本來不會做的事。這些短期對策總是被當成意想不到的新發現,而它們肯定能產生出色的短期成果。

但是不管我們談論的是森林或人類,這些系統的科學事實,是它們都是自我組織的系統,因此,外部因素無法控制它們。以提高生產力的名義強迫它們壓抑其自然的波動變化和複雜性,終將會導致革命、危機或崩潰。

人類其實不擅長專門化

富士康的管理手段相當簡單:讓每個員工執行一項非常專門的重複性任務,所以員工不必思考,也無須具備一定技能。這種專門化勞動在蟻群能行得通,因為個別螞蟻是相對簡單的生物,而且在遺傳設計上早已經特化成無須思考便能執行特定任務。

人類其實很不善長專門化。這是為什麼企圖將人類變成工蟻以謀求富人利益的每種嘗試,都會導致人類巨大的苦難。富士康總裁郭台銘也承認這一點。他有條語錄說,想要升遷的人必須牢記:「成長,你的名字就叫痛苦。」

由潘毅與陳慧玲主持的一項出色研究探討了蘋果供應商富士康近來所發生的一連串自殺事件,他們描述十七歲女工田玉在二○一○年三月十七日從公司宿舍四樓跳樓輕生的命運。[1]田玉出身湖北鄉村,出事前才剛搬到富士康龍華廠工作。在這場她本人說是「意外事故」發生前,據說她是個喜歡花花草草、無憂無慮的女孩。

進入富士康龍華廠工作三十七天後,她企圖自殺。和其他十四名同樣在二○一○年企圖輕生的富士康工人不同,田玉幸運地活了下來,代價是餘生可能都得坐在輪椅上了。

富士康保持日夜不停工的生產進度,並時常要求員工加班。他們大多住在大門有武裝保安駐守的公司宿舍內。寢室內相當擁擠,毫無個人隱私可言。宿舍房間的分派是隨機安排,目的是打散現有的社交網絡,而且讓勞工組織起來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宿舍不允許訪客留宿過夜。富士康工人的整個生命都奉獻給製造廉價電子產品,其中大多數是為了滿足西方國家的消費。

近來,壓力已逐漸轉移到蘋果與其他科技公司身上,要求檢視它們與中國供應商(如富士康)的關係。然而我認為驅使工人自盡的,是這份工作的基本特性。在富士康工作,就像是把時間管理的邏輯推到極致。舉凡洗衣、吃飯、睡覺的管理調度都與工廠的生產時間表一致,以便追求輪班效益的最大化。

在西方,我們為以行動力(mobility)為基礎的新經濟體制及資訊革命感到驕傲。我們似乎將工業生產視為二十世紀中葉某種奇特有趣的過時遺物,彷彿如今我們已能擺脫製造業的醜惡與過時,現在我們全都活在雲端裡。事實上,富士康是全中國最大的私人雇主。

美國公平勞動協會(Fair Labor Association)近來調查富士康的結論是:「這些工廠的運作在勞動時間上違反了法律與規範的限制,包括未正確記錄與支付超時加班費,違反中國法令讓實習生加班,在旺季,工人甚至連續工作超過七天都沒有休息。此外,這項調查暴露出許多健康和安全問題,並發現雖然有工會和集體談判協議,但協議內容並不符合國際或中國本身的標準。」

一名富士康工人說,「我們成天被責罵。這裡很難挨的。我們都被困在勞動紀律的『集中營』裡──富士康透過『服從,服從,絕對服從!』原則管理我們。我們非得犧牲做人的尊嚴才能成就生產效率嗎?」

在這種不人道的環境下,潘毅的研究發現,工人會透過竊取產品、消極怠工、停工、小規模罷工,甚至是蓄意破壞(那確實會延誤生產)等手段以進行小小的抵抗。

當然還有自殺,這是工人對自己的生命展現控制權的最終選擇。系統(在這種情況下,指的是工人的大腦)試圖為自己的生命注入變化(偷竊與蓄意破壞),祈求能找到一個更穩定的空間,讓系統的內在動力在那兒可與環境達到平衡。

自我組織有其極限

夜以繼日地工作已經成為職業數位階級間一種新的榮譽獎章。我們帶著酷炫的數位裝備四處走動,嘗試定義自己的價值主張。而認定企業必須用應用程式(APP)和行事曆安排組織我們生活的這股強烈衝動,來自我們對大腦如何實際運作的深刻無知。我們拒絕承認大腦早就是複雜組織的一大奇蹟。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一九四九年曾發表名為〈為什麼選擇社會主義?〉(Why Socialism?)的文章,這篇被嚴重輕忽的隨筆寫道:「假設我們自問,社會的結構與個人的文化心態該如何改變,才能讓生活盡如人意?我們應該時時意識到,有些條件是我們無法改動的這個事實。如同之前曾提到,人類的生物特性實際上是不可能改變的。」

雖然我們對「人類的生物特性」的理解不斷更新,但愛因斯坦主張我們必須明白大腦是有限制的,這一點是正確的。儘管我們的生活過得比中國工人輕鬆得多,但我們其實和他們活在同一道光譜上。想要功成名就,得付出相同的代價。資訊公司正嘗試讓組織日益「扁平化」。然而,職務的層級愈不明確,通常每個勞動者被期待要承擔的責任就愈多。當無盡的任務清單被分配給每一個人之後,生活與工作間的界線就變得模糊不清。

你的行動裝置確保你能全年無休、時時待命,處理與工作相關的種種要求。再也沒有任何地方是你無法工作的。你的腦袋從來沒有真正休息過。現代的資訊工作者可能老是覺得自己一直在工作。從資本主義投資者的角度來看,誘導你擔心輸掉一場無止盡的競爭,遠比雇用主管恐嚇勞工來得更有效。這種想工作的強烈欲望是外在強加秩序的一種形式,它可能是一份日程表、一張待辦事項清單、一種業務流程、瘋狂的各式專案、各種時間管理活動,或是來自某個客戶在六個月前想要得到成果的種種指令。

在光譜的另一端,我們在中國富士康工廠發現像田玉這樣的工人。他們為你我的數位行動力付出代價。有時,這個代價甚至是他們的性命。無政府主義者米哈伊爾.巴枯寧(Mikhail Bakunin)寫道,「唯有人人自由,我才自由。」他想表達的是,假設我們之中有人受到奴役,則我們每個人都不是真正的自由。

我們為誰而做

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國富論》(Wealth of Nations)中寫道:「無論心靈或身體,持續數日的大量勞動自然會讓大多數人生出想要好好放鬆的強烈欲望。倘若沒有受到武力或某些強勢必要性所局限,它幾乎是不可抗拒的。那是大自然的呼喚,要求透過小小的放縱得到寬慰,有時只是緩解,但有時則是消耗和轉移。若不遵從,後果往往不堪設想,有時可能會致命,而且幾乎總是遲早會為這個行業帶來奇特的衰弱。如果雇主願意聆聽理性與人性的原則,他們經常有機會讓許多工人熱中於勤奮努力。」

我們必須問為什麼我們要做這一切工作?又是為誰而做?

生產力與時間管理的基本假設是,為了組織與生產力著想,必須抑制人類工作的自然方式。例如,時間管理專家大衛.艾倫(David Allen)的提高生產力策略是移除你腦中非必需的想法。他奉勸我們將讓人緊張不安的各種念頭趕出腦外,轉而存進最好是某種自動化待辦清單管理軟體,比如iPhone上無數生產力APP當中的任一款。舉凡跑腿、撰寫電子郵件、支付帳單、處理銀行帳戶、檢查庫存、擘劃策略行銷計畫,逐一記下你忙碌的一天當中所發生的一切。當你握有一份列出這些任務的實體紀錄,它們就沒必要占據你的大腦記憶空間,你就不太可能忘記它們,也就不必為它們煩惱了。

在艾倫提出的「成為生產力高手」規則中,他沒提到的是,如果你必須仰賴永久記憶術和手指數位體操才能度過每一天,也許你要做的事實在是過多了。如同我已經提過的,人類的大腦是有限制的。據現代科學對大腦的認識指出,每個人都具有獨特的秩序與結構,而我們必須透過放空與活動學著了解它。

這獨特性也把我們團結在一起。識別出人類共通之處──自我組織、複雜性與非線性──應該能解放我們,讓我們放鬆。自我組織動力學是我們的大腦如何處理資訊的根本。我們的神經系統也是個連接到大腦的非線性動態系統。靈活應對為防止中風或心臟病發而產生的腦電波變化,是我們心臟的能力。心率變異度(HRV;heart rate variability)下降是心臟健康狀況不佳的優異指標。

而且,事實證明,部分的大腦預設模式網絡與心率的調節緊密相連。在眾多腦區中,前扣帶皮質在調節傳送至心臟的壓力上扮演重要的角色。放空讓前扣帶皮質與神經系統找到穩定且可變的動態變化。壓力會減少心率的變化:低度的焦慮會迫使心臟維持在整備狀態,但心臟無法無限期維持如此。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是這套系統失靈的一個極端例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感覺自己像是持續通宵不睡;因為擔心暴力事件會再度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一直無法放鬆。他們的心臟因而時時警戒著,於是降低了心率的變異性。持續超時工作可被視為是一種溫和形式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如同愛因斯坦指出,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有自由,能讓自己的秩序與結構自然地顯露且如我們所願地過日子。每個人都討厭為人作嫁。無時無刻瘋狂忙碌不僅對你不好,也會阻礙你發現自己理應成為的那種人。

註釋

[1]〈全球資本、國家與中國勞工:以富士康為例〉(Global Capital, the State, and Chinese Workers: The Foxconn Experience)這項研究細述製造蘋果產品的工人必須在何等駭人的條件下生活與工作。它揭露了蘋果對富士康壓低工資與壓縮勞工權益至最低限度其實完全知情。在你添購下一個超酷的蘋果產品或翻閱華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那本過度吹捧賈伯斯的傳記前,我非常推薦你先閱讀這篇研究報告,網路上可免費線上閱讀。

※ 本文摘自《閒散的藝術與科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