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奧里亞娜‧法拉奇

你沒有給我任何答覆,沒有顯露出任何跡象。但你又怎麼能夠辦得到呢?時候還太早。就算我要醫師幫忙確認你存在與否,他也僅能以微笑代替回答。但我已經幫你做了決定,我會把你生下來。會這麼做,是因為我看到一張你的相片。那是一張三週大的胚胎照片,連同一篇標題為「生命的進程」的文章一起刊載在一本雜誌上。看著那張照片時,之前那突如其來的恐懼就在片刻間消失無蹤。你看起來就像一朵神祕的花,一朵透明的蘭花。望向照片的頂端,可以辨識出一顆帶有兩個小突起的頭,這兩個小突起將會演變成大腦。再往下,那個凹陷處將會成為嘴巴。照片的說明上寫著,肉眼幾乎看不見三週大的你,因為你只有零點三公分。即便如此,你依然長出了隱隱約約的眼睛、一根看起來像脊椎的東西、神經系統、腸胃、肝臟、肺臟等。你的心臟已經出現了,而且很大:照比例來看,比我的還大九倍。這顆心臟從懷孕第十八天起就會將血液送往全身,同時規律地跳動。我怎麼捨得拋棄你呢?就算是巧合或錯誤才導致了你的出現,那又怎麼樣?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不也是因為巧合甚或錯誤才誕生的嗎?

有些人堅信,除了一種巨大的寧靜、一種靜止不動的沉默以外,太初之始什麼也沒有,然後出現了一個微粒,微粒開始分裂,於是曾經不存在的東西如今出現了。很快地,在毫無預兆、毫無情感、絲毫不考慮後果的情況下,其他的微粒也開始分裂。這一連串的分裂導致了一個細胞的誕生,這個細胞也巧合甚或錯誤地大舉分裂成千百萬個,樹木、魚、人類於是誕生。你覺得有人曾在微粒誕生以前思考過存在與否的問題嗎?你覺得有人曾考慮過那些細胞是否想要誕生嗎?你覺得有人曾在乎過那個細胞是否會挨餓、受凍、不快樂嗎?我不這麼認為。就算真有個誰存在──也許在最早之前,就有個超越時間跟空間的上帝存在──祂也不會從好壞的角度去思索這件事。這一切會發生,只因為可以發生,就必須發生。考量對其公平與否,反倒成了過於傲慢的舉動。對你來說也一樣。決定權在我的身上。

孩子,我並沒有以自大的心態去看待這件事。我發誓,想到要把你生下,我的心情就一點也快樂不起來。我無法想像自己挺著大肚子走在街上,也無法想像自己餵你喝奶、幫你洗澡、教你說話。我是一個職業婦女,我還有很多雜務跟興趣。我說過了,我並不需要你。可是無論你喜歡與否,我都會繼續把你留在肚子裡。這種加諸在你身上的傲慢舉動也曾加諸在我的身上,並加諸在我的母親、祖母、祖母的母親身上,一路追溯到第一個孩子身上,無關乎他樂意與否。或許,倘若他或她可以選擇,會害怕地回答:不要,我不想出生。但從沒有人問過他們的意願,所以他們就此誕生、存活,並在沒有詢問胎兒意見的情況下又產下孩子,而這個孩子也會遵照相同的模式產子,經歷過千百萬年以後,來到了我們這一代。也因為這種傲慢,我們才得以存在。這就是勇氣啊,孩子。你不覺得樹木的種子就是需要勇氣,才能夠穿破土壤發芽嗎?只消一絲微風就能吹斷它,一隻老鼠就能踩爛它。但它依舊吐出新芽、站得筆挺、長成大樹、散播更多種子,並成為森林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你大喊:「為什麼你要讓我出生,為什麼?」我會回答:「億萬年以前的樹木就是這麼做的,它們現在也還這麼做,而我認為這麼做是對的。」

我絕不能改變自己的心意,即使我想起了人類不是樹木,即使我想起了從一個人有意識開始,他要面臨的痛苦就比一棵樹多上千倍,即使我想起了像樹木那樣多子多孫終究對我們自身沒有好處,即使我想起了並非所有的種子都會長成新的樹木。孩子,這種完全相反的想法的確有可能會在我們的腦中出現,我們的邏輯裡充斥著矛盾。在主張某事的瞬間,你就會看到它的相對面,甚至會意識到相反的論點跟你此刻的主張同樣有力。我今天的推論可能會在彈指之間就轉了個大彎。實際上,我現在已經覺得一頭霧水、無所適從。也許是因為我只有你這個知心人的緣故吧。我是一個選擇孤單過日子的女人,你的父親沒有跟我住在一起。但我並不會覺得遺憾。雖然我的雙眼經常凝望著那扇他曾踏著堅定的步伐走出去的門,而我絲毫沒有試著要去阻止他,幾乎就如同我跟他之間再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 本文摘自《寫給未出生的孩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